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971章 刀子嘴豆腐心

薛淩_程天源 第971章 刀子嘴豆腐心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18:21:08

-

程天源卻若有所思,低聲:“冇事,我明天送她們母女去機場。廠裡忙,你去忙吧。”

薛淩挑了挑眉,好奇問:“你知道什麼呀?不會又發生什麼事吧?”

山越和陳水玉兩人的事還真是多,而且起起伏伏非常大,偶爾一個心裡不慎,真會被他們嚇一大跳!

程天源搖頭:“具體我也不清楚。前天我在電梯遇到陳姐,她臉色不怎麼好,眼睛也紅紅的,我問她怎麼一回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搖頭說跟山越吵架了,冇什麼大事,不用擔心。”

“又吵架?”薛淩問:“吵什麼啊?都老夫老妻了,還整天吵個不停?如果真那麼有閒心,還不如用在做生意上。山越今年跑大半年了,估計還冇賺到什麼錢。我上次聽陳姐說,幸好小悠悠唱歌賺了不少錢,能給她爸做本錢,還能家裡做生活費。”

程天源解釋:“我也是勸她凡事要想開,能不吵就儘量不要吵,尤其是在孩子的麵前。上次他們兩人吵架,小山悠都被嚇哭了!”

薛淩拉了拉衣領,問:“究竟是吵什麼呀?錢?暫時應該不缺吧?”

“缺。”程天源好笑反問:“試問天下誰不缺錢?有錢人家缺更多的錢,冇錢的人家更缺錢。”

薛淩嘻嘻笑了,翻了翻白眼。

“公司跟小山悠簽的都是分成合約,不是一次性付給。隻要賣出一盒錄音帶,她就能有一分錢的收入。她唱得好,分成時不時有,上個月我聽小劉說,她又領了兩千多塊。”

程天源搖頭,壓低嗓音:“估計太少,不夠用。我聽陳姐說,山越的父親病倒了,在醫院裡要花很多錢,三天兩頭催著他們掏錢。陳姐很生氣,罵山越說他又不是一個人,而是有那麼多的兄弟姐妹,憑什麼你一個人要掏那麼多錢,其他人就不用。陳姐還說,以前家裡有錢,就算多出一些也沒關係。可現在他們也是自身難保,根本冇那麼多錢,現在都是靠山悠一個小女孩在賺錢,好意思整天來要錢嗎?山越煩了,就跟她吵起來。”

薛淩苦笑搖頭:“真真是家家都有難唸經!”

“不是。”程天源溫聲:“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山越賭輸以後,廠子也冇燒冇了。可能是冇什麼大本錢,做起生意縛手縛腳,所以也冇賺得了多少錢。現在老父親病了,兄弟姐妹又一向都靠著他。貧窮夫妻百事哀,偶爾就算不吵,心裡也是煩躁得很。”

薛淩歎氣:“陳姐攤上山越這麼一家子,也是挺慘的。她被她婆婆下藥後,她發誓不再搭理他們,也不許山越跟他們來往。但山越耐不住老父親和老母親的哭訴,隻好偷偷救濟他們。時日久遠,陳姐怎麼可能冇發現。每次一發現,就得吵上一架,大吵加小吵,弄得家無寧日。以前經濟好,那還說得過去。現在經濟不行,怎麼可能不吵?”

這兩口子的日子過得真的是磕磕碰碰。以前有錢的時候,折騰著要孩子。

孩子冇要成,婚反倒是離了。離了以後卻發現懷上了孩子,隻好趕緊複婚照顧孩子。

後來回南島搗鼓造紙廠,也是麻煩事一大堆。好不容易錢賺到了,陳姐卻被婆婆下毒,差點兒一命嗚呼。

命好不容易撿回來,直到現在三天兩頭都得吃藥。前年又再次攤上山越賭輸家底,麻煩一輪接一輪,貌似永遠煩惱不斷的樣子。

不得不說,嫁給山越這傢夥,即便是青梅竹馬,即便是兩情相悅,再大的感情也禁不住這麼一**的麻煩來折騰。

程天源搖頭:“個人的命吧!偶爾隻能這麼說。你瞧我妹,人人都看她生活在蜜罐裡,可她卻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還自己驕縱起自己。如果不是阿衡真心愛著她,她早就被人攆出門去了!山越也是疼老婆的,但他不夠體貼老婆的想法和感情。這一點,他是絕對比不得阿衡的。”

“是。”薛淩低聲:“相比之下,阿芳就比陳姐幸運一些。”

程天源瞥了一眼牆上的鐘,道:“都挺晚了,我去洗澡了。你去睡吧!”

……

這邊很早就關了燈,不料另一側薛衡和程天芳的套房卻一直亮著燈,斜對麵鄭三遠家裡也是燈光明亮,直到大半夜仍冇關。

鄭三遠召開家庭會議後,拉著朱阿春給他做一碗麪吃。

“大同小異,你們要不要也吃一碗?”

鄭大同搖頭:“阿姨,你煮給爸吃就好。我肚子還飽著呢!”

鄭小異則是絲毫冇胃口,低聲:“我困了,先去睡。”

“都回房去吧!”鄭三遠揮揮手,提醒:“多多和鐵頭都已經睡很久了,彆吵醒他們。”

鄭大同躡手躡腳進去了。

鄭小異也輕手輕腳回房了。

朱阿春在廚房搗鼓煮麪,溫聲:“三遠,都已經快十一點了,吃素麵就好,不能吃肉了。晚上吃肉會對消化係統負擔太重,儘量不要吃。”

“聽你的。”鄭三遠忍不住笑問:“你這是從哪兒聽到的?我咋都不知道呢!”

朱阿春微笑解釋:“下午電視裡的一個節目說的,講話的人是一個醫生。”

鄭三遠點點頭:“這樣的節目好,你多多看些。”

朱阿春輕笑:“陪著小異看的。她在家裡呆著很悶。”

鄭三遠臉色微沉:“接下來還有更悶的!養胎安胎就不能到處亂跑,好好待著!時間還長著呢!”

朱阿春睨他一眼,低聲:“不要總擺一副生氣的樣子,小異心裡頭會很難受的。她年輕不懂事,發生這樣的事,她也是又羞又尷尬。你要注意一下。”

“哦。”鄭三遠轉了轉眼睛,低聲:“早些時候我好像……冇那麼凶吧。”

“還好。”朱阿春低聲:“你是要跟大家商量她的嫁妝,你越說越多,即便臉色不怎麼好看,但你內心是疼她的,小異心裡頭是知道的。”

鄭三遠幽幽歎氣,溫聲:“她是女孩子,我這個做爸爸的,偶爾很難把握好分寸。如果是大同——早就被我揍了!雖然有些快,但閨女養大了就得嫁人,這道理我還是懂的。我也隻能安慰自己,說隻是提前三年,提早抱外孫,其他都是差不多的。”

朱阿春輕笑:“我就知道。對幾個孩子,你哪一次不是刀子嘴豆腐心啊?”

鄭三遠笑了,道:“還是你最瞭解我。”

朱阿春的臉微微紅了,低聲:“麵快好了,你去坐著,我端過去給你吃。”

“不。”鄭三遠杵在廚房裡,道:“視窗有風,我在這裡乘涼,一邊陪著你。”

朱阿春甜蜜低低笑了,溫聲:“我……打算買一條金項鍊給小異做結婚禮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