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898章 有失必有得

薛淩_程天源 第898章 有失必有得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01:58:28

-薛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您老人家還有什麼好煩的?年紀一大把,頭髮都白了,還有什麼看不透的?”

“我自己當然看透。”三伯苦笑搖頭:“就是看不透你們年輕人究竟在想什麼。”

薛淩低聲:“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不必太擔心。兩個哥哥相處融洽,兩個嫂子以後自然也會走得近。您不該操心太多,也是操心不完的。”

“我不是操心。”三伯皺眉:“就是覺得心煩。好端端的一家人,做什麼總是要斤斤計較這個,計較那個。如果真能計較得完,那世間哪來那麼多的不公平。”

薛淩憋笑,道:“你這麼通透,那是因為您年紀大,人又睿智。等他們年紀大了,自然也會看透看淡。”

三伯搖頭苦笑:“這不是年紀大的問題,是人智商的問題。你大堂哥工齡長,過了年升了工資和獎金,一家子都很高興。”

“好事啊!”薛淩道。

三伯嗤笑:“你大嫂就去顯擺,說什麼部門好,未來好。你二嫂就生氣,跑來我麵前酸裡酸氣說,我給老大安排的單位好,給老二安排的不行,一點兒前途都冇有,說我偏心。”

薛淩苦笑。

三伯繼續道:“我想著拿點兒什麼安撫老二,便隨手將收藏的兩幅古畫給了老二。這下老大不高興了,說憑什麼畫都給老二家,他們家連一幅都冇有。單位工資待遇好,那也是單位的事,我這個爸爸的太偏心老二一家子。那畫冇值多少錢,畫功也普通,隻是年代久遠一些,收藏價值還是有的,但賣不了多少錢。這下好了,我虧了兩幅畫不說,在老大麵前是偏心,在老二麵前也是偏心,裡外都不是人。”

薛淩搖頭低笑:“您老人家真是不容易……”

三伯禁不住有些好奇,問:“淩啊,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不管她們!”薛淩道:“愛咋地就咋地!愛計較的人,心中永遠有一台不平衡的天平,你怎麼做都是錯的。但她們就是愛計較的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變不了她們的性子,那就甭管了。”

三伯點點頭:“也許……真的聽你的。”

一旁的薛淙聽了個大概,低聲:“三伯,淩淩說得有理,家庭事就是這樣,剪不斷理還亂。不理反而好些,越理越亂,等他們自行梳理,不能梳就算了。”

三伯點點頭:“行,不管她們了。”

三人端起手中的小杯,舉杯飲下。

薛淩提醒:“雖然是度數很低的酒,但不能多喝,一會兒大家都還得開車。”

“嗯。”薛淙將酒杯擱下。

瞧她的架勢,分明是一副喝酒高手的模樣,薛淩忍不住調侃她,“姐,你能喝多少斤?”

薛淙低笑,解釋:“我不行,一斤左右就微醺了。”

三伯似乎想起什麼,湊下問:“阿淙,你愛人……是不是要調回來?臨時的嗎?應該是短暫執行任務吧?”

“不是。”薛淙微微一笑,解釋:“他不忍我一個人在家太孤寂,打算調回來帝都這邊,這樣陪我的時間能多一些。”

三伯嚇了一大跳,不敢置信瞪眼。

“你——你怎麼不攔著他啊?這麼一調,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後果?他的大本營本來就不在這邊,你讓他這樣脫離過來,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

薛淙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跟三伯解釋,眸光微閃。

三伯很是激動,壓低嗓音:“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怎麼突然做這麼大的變動?是不是上頭有什麼不尋常的舉措?”

“……不是。”薛淙垂下眼眸,低聲:“我……我前一陣子心情不好,心裡頭怨他,打電話給他,想要找他離婚。”

三伯聽得目瞪口呆,轉而再度沉下臉。

“胡鬨!太胡鬨了!阿淙,他努力至今容易嗎?你怎麼能讓他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回來?你忍心他的前途受阻?他的未來那麼廣闊,你也是知道的——你怎麼突然這麼不懂事?你一向是家族裡最冷靜最沉著的晚輩!”

薛淙被三伯責備,眼睛微微紅了。

“我……我確實很衝動。但我冇後悔。三伯,人生也不知道能有多長?一轉眼我四十多歲了,我跟他結婚二十多年,頂多半年不必守空房……我也會累,我也會倦。”

三伯微愣,轉而輕輕歎氣。

薛淙哽咽低聲:“結婚的時候,結婚證上明明寫著是兩個人的名字。可我卻總一個人孤零零,侍奉公婆的時候,是我一個人。在醫院產房生孩子,我也是一個人。我外頭賺錢,家裡帶孩子,什麼都是我一個人。孩子自小讀書,接送來去,輔導作業,開家長會,都是我一個人。以前還有孩子陪著我,自前年孩子去留學,我一個人寂寞得很,家裡頭空蕩蕩,心裡頭空蕩蕩。三伯,我不求他有什麼鴻途大業,不求他多有權有勢,我還是跟結婚那會兒一樣,隻要他愛我疼我,做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就行。”

三伯紅了眼睛,低聲:“我知道……那時你下鄉,在他老家生活的那幾年,受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委屈。這些年你也是很不容易。”

“我不貪心。”薛淙搖頭:“我隻希望他能多一點兒時間陪我,一週一天,哪怕是一個月一天,我也滿足一些。”

三伯點點頭:“剛纔話說得太重了。這是你們夫妻間的事,他肯為你如此付出,必然是將你放在心頭首位。你們商量好,覺得好就行。三伯不該那麼說……”

“不不。”薛淙忙按住老人家的手,道:“您老人家是關心我,也是關心他。您能這樣罵一罵我,我纔不會太容易感情用事,纔不會太任性。其實,您說得對,我確實是很衝動。我之前自責過,但我……並冇後悔。”

薛淩低低笑了,道:“人生但求無悔。自己覺得好,那就去做。姐夫他自願這麼做,證明他也是對自己有信心的人。三伯,人生際遇本來就是很玄妙的事情,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姐夫這次失去一些工作上的便利,可他照顧了堂姐的感受,挽回了妻子,保住了家庭。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指不定姐夫接下來仍會有一番大際遇,更上一層樓也不一定。”

“也是。”三伯微微笑了,道:“有些事情,如果抓得太緊,看得太重,反而引人害怕。如果看淡了,看破了,自己換一種心境,換一種心情,也未嘗不可。”

薛淙高興笑了,端起酒杯跟薛淩的碰了碰。

“說得真好!謝謝!”

三伯假裝不悅,忍不住問:“怎麼?就不用謝我了?我說的就不對了?”

“對對對!”薛淩和堂姐都笑了,趕緊舉起酒杯跟三伯碰了碰,笑道:“祝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