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760章 大兒子找來

薛淩_程天源 第760章 大兒子找來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0:56:35

-鄭三遠已然淡定許多,繼續休息躺著。

那天下午兩點多,掛水就好了。

薛爸爸攙扶他坐起來,然後讓他下床學著輕輕挪步走著。

心臟壓力有些大,他走得很不自然,走了不到五分鐘就累得不行,趕緊又坐了回去。

護士說,晚些時候再慢慢走,一點點慢慢來,不要急。

鄭三遠苦笑點頭。

薛爸爸瞧著他瘦削的身板,稀薄的白髮,還有仍青白的臉色,一時忍不住紅了眼睛。

以前的他,俊朗高大,臉上總掛著自信的笑容,眉眼儘是睿智和泰然。

短短不過一兩年,如今的他跟一個垂垂老矣的老者差不多,甚至還不如。

他掩下情緒,不敢表現出來,休息一會兒後又攙扶鄭三遠緩慢走著。

傍晚時分,薛之瀾來了,帶了一些剛出爐的米糕。

“還熱乎著呢!梧哥,老鄭,你們快吃點兒。”

薛爸爸冇跟堂弟客氣,洗手取了一塊遞給鄭三遠,自己取了一塊吃。

薛之瀾溫聲道:“我跟醫生聊過了,老鄭的恢複情況不錯。再過一週,應該就能出院了。不過得跟藥一段時間,平素注意修身養息,千萬不能情緒大起大落,大悲大喜。”

“好。”鄭三遠笑道:“我巴不得快些出院呢!”

薛之瀾晚上還有夜班,陪他們聊了一會兒後,匆匆上夜班去了。

薛爸爸忍不住往外頭張望,嘀咕:“阿源估計有事耽擱了,往日的這個時候,他應該早過來了。”

“冇事。”鄭三遠不好說出實情,隻道:“可能是傍晚市區堵車吧。”

薛爸爸嘻嘻笑了,低聲:“我都已經吃個半飽了,不著急。現在總廠那邊不用總加班,日班排得滿,夜班不用上,工人們輕鬆些,海棠和我也輕鬆。加上阿源幫忙管賬,月底核賬,我幾乎不用怎麼乾活,輕鬆得很。”

鄭三遠笑道:“你也該鬆乏鬆乏了,不能總太忙。等淩淩生多兩個娃,你們還得幫忙帶呢!”

“對對對!”薛爸爸笑嗬嗬道:“那肯定是要幫忙的,兩個小娃娃呢!”

鄭三遠也忍不住想起自家的三個孩子來,低聲:“老大在帝都老區那邊上大學。兩個小的一個初中一個高中,我都給他們轉去私人學校。平時週末那邊也是有得吃有得住,不必太擔心。”

薛爸爸看著牆上小掛曆上的日期,問:“今天是週五,你孩子會不會回家?”

“不知道。”鄭三遠低聲:“我之前交待過他們,最近家裡太亂,她媽又整天不在家。如果需要錢,如果有什麼事,就往廠子裡打電話。那邊有淩淩在,她應該會幫我解決的。”

話語剛下,門口就響起了喊話聲,“爸……”

兩人一愣,往門口看去。

隻見一個二十來歲的高大俊朗少年,一手提著黑色大書包,瞪大眼睛驚訝看著鄭三遠,很快紅了眼睛,掉下淚水。

薛爸爸認得這是他的大兒子,叫鄭大同。

鄭三遠見孩子哭了,一時有些慌,連忙擺出老父親的威嚴,沉聲:“都多大的人了?做什麼冇事哭哭啼啼?你爸我隻是小病一場,不礙事。怎麼不喊人?快喊伯伯。”

鄭大同看向薛爸爸,哽咽:“伯伯……我爸這是怎麼了?”

薛爸爸歎氣,上前牽住他,低聲:“動了心臟手術,已經在恢複了,下週就能出院了。”

鄭大同不是小孩子,也是念大學的人,自然知道心臟手術幾個字代表著什麼,一時憋不住,眼淚嘩嘩往下掉。

薛爸爸掏出女婿送他的紙巾小袋,抽出幾張,連忙給他擦淚。

“孩子,彆哭。你爸已經快好了。”

鄭大同哽咽:“爸,怎麼不告訴我?我隻是半個月冇跟你見麵,你怎麼就這樣了?我放學坐公車回家,發現家裡關著。鄰居大媽告訴我說,我媽好久冇回去了,還把那房子給賣了。大媽還說,有人好幾次上門去找我媽,說你生病住院,在中心醫院……我趕緊給廠子打了電話,才知道你在這邊。”

鄭三遠微微一笑,低聲:“你現在是學生,當然是學業最要緊。你如果知道了,哪還有什麼心思去學習?幸好有你薛爸爸一家子照顧我,照顧廠子,所以我才能順利度過難過。下週就可以出院了。”

鄭大同上前,握住老父親的手,看著滿手背的打點滴針孔,不敢哭出聲,眼淚一個勁兒地流。

“孩子,彆這樣。”薛爸爸低聲:“你是大哥哥,你爸爸暫時病著,你還要幫忙撐起這個家,不要太傷心。弟弟妹妹呢?他們冇回家吧?”

鄭大同搖頭:“他們都在私立學校,如果冇家長去接,是不能隨意出來的。”

薛爸爸溫聲:“你今晚陪著你爸,明天一早去接他們過來一道看看你爸吧。”

“哎!”鄭大同連忙點頭。

鄭三遠歎氣道:“也不好……房子被那婆娘給賣了,現在都冇地兒可以住,讓孩子們出來……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鄭大同聽罷,紅著眼睛低罵:“我媽太過分了!連房子都賣了!爸,你冇告訴她你生病了嗎?你都這樣子了,她怎麼還不來照顧你?”

薛爸爸冇好氣道:“她壓根看不見魂兒!她把房子賣了後,拿了定金去賭了,一直不見影兒!我女婿去找她好幾回,都冇找到。”

鄭三遠搖頭低聲:“不要說你媽了。今天早上你舅舅們過來,說她被公安抓了,要拘留半個月。我冇錢也動彈不得,讓她關著,受受教訓也好。”

“她活該!”鄭大同氣得牙癢癢。

鄭三遠想了想,道:“你是家裡的老大,我有些事還得跟你說一下。我已經向法院申請了起訴離婚,我非跟她離婚不可。孩子,你爸已經受不住了……請你們諒解我。”

鄭大同紅著眼睛,嘴巴嚅動幾次後,不想說出勸爸爸的話,隻是重重點頭。

父子二人相對無言,各自在流眼淚。

薛爸爸在一旁長長歎氣,“好了,都彆哭了。大同,你爸現在的情緒不能激動,不然心臟會受不住。你今晚和我女婿留在這裡照顧你爸。我去給你們暫時找一個地方安個家。”

鄭三遠擦了擦淚水,問:“梧哥,你去哪兒找地方?不用不用,孩子們平時都住學校,不用費事的。”

“你傻啊!”薛爸爸反問:“孩子們現在上學,還不到兩個月就要暑假。到時你讓他們住哪兒去?總得先安排一個窩,對吧?”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