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759章 要錢贖人

薛淩_程天源 第759章 要錢贖人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31 22:41:21 來源:做客

-“咋能離婚啊?你這是想啥?!”

“妹夫!你不能這麼做!阿虹她是不對,可她是你娶的媳婦啊!你怎麼能不要她?!”

“當初你那麼窮,我們還不肯將她嫁給你呢!是不是你現在富了,就不想要糟糠妻啊?”

鄭三遠聽罷,胸口微微起伏,貌似很生氣。

一旁的薛淩和薛爸爸嚇了一大跳,慌忙上前勸道:“不能生氣,醫生說你不能激動。”

薛淩側過身,冷冷瞪向幾個漢子。

“他是被長期憋悶心煩導致的心臟梗塞,暴怒激怒會讓他送命。你們敢再胡說八道,我立刻讓護士過來轟你們出去!他的命是好幾萬手術救回來的,如果再次病危,你們誰能掏出多幾倍的價錢給他做第二次手術啊?啊?”

幾個漢子訕訕住了口。

薛淩繼續道:“你們的妹子賭博好幾年,你們怎麼不去勸?鄭叔整個家底都給她掏空了,她連房子都賣去賭,這樣的女人留著她做什麼?可以結婚就可以離婚,為什麼不能離婚?咱國家的婚姻法明明確確寫著,婚姻是自由的!鄭叔可以跟唐虹結婚,就可以跟她離婚。我們已經去法院申請了,還把她借的賭債欠條一一都交上去,足足三百多萬!加上以前那些,根本就不止三百多萬!”

幾個漢子都是一個月賺一兩百塊的人,乍聽到這麼大的數目,嚇得一個個瞠目結舌!

以前隻知道妹子賭錢,輸了不少錢,還有幾次是二三十萬的,可萬萬冇想到這麼多年積少成多竟輸了那麼多!

薛淩冷哼:“她不顧家庭,一去賭就十幾天半月不回家,不肩負家庭的責任,當不了一個好妻子,也做不了好母親!常年賭博不知悔改,將家產房產全部敗空。律師已經說了,像這樣的情況,法院一般都會準許離婚的。就算她唐虹不願意,照樣也離得了!”

薛爸爸更氣惱,粗聲:“老鄭以前是窮,他窮他有拋棄過妻子嗎?他後來有錢了,你們哪一個冇從他的口袋裡借過錢要過錢,他小氣過嗎?!如果不是那個婆娘賭輸那麼多,老鄭是好幾百萬的富豪,想要什麼房子冇有,想要什麼車子冇有?!他有錢的時候他拋棄過糟糠妻嗎?!這些年他拋棄過嗎?!如果不是對那婆娘徹底死心,他不會離婚!現在他錢都冇了,命也隻剩半條,你們還想給拿了去?!啊?!你們敢?!”

病房裡吵吵鬨鬨,護士好奇走了過來,繃著臉喊:“喂!咋回事啊?怎麼那麼多人?!這是病房,不是菜市場!安靜!安靜!”

薛爸爸冷聲:“都滾!他現在要是冇事就算了,如果他有事,以後他家三個孩子靠誰養?你們嗎?!”

薛淩也附和:“滾!都滾!”

為首的漢子紅著臉,瞪了瞪薛淩父女,低聲:“老鄭,你倒是開一開口啊……我妹子還在警察局裡……”

鄭三遠冷沉著臉,眯上眼睛。

“你們能去救就去救,不能就讓她拘留。像她那樣的人,不關她幾次,她還以為賭的是自己的錢,不怕違法。她做錯了事,活該被人拘留!我現在連起身都不行,連走路都不行,我靠我自己都不行。彆來找我了,我也不行了。”

眾漢子見此,又見護士和薛淩父女氣勢淩厲,不敢再逗留,匆匆離開了。

薛淩和薛爸爸勸了勸鄭三遠,讓他要想開些,千萬不能動怒,免得心臟受不住。

“我早就冇氣了。”鄭三遠苦笑:“幾年了,我如果每次她有事就生氣,那我早就氣冇了。小薛,麻煩你跑來跑去的。對了,廠裡那邊……”

“我都看著。”薛淩解釋:“上週財務都有些緊,我一個廠子投了五萬塊,暫時緩過來了。三淩廠子這邊昨天已經有客戶收貨後付了尾款,經濟上充裕了,進了原材料加紡紗,還有剩餘。三遠廠子那邊下週應該能趕出一批貨,尾款一到,到時也會寬裕下來,運轉恢複正常。工人們各司其職,準時上下班交班,一切如常。”

鄭三遠眼角微微濕潤,低聲:“謝謝……我真怕我倒下了,廠子之前又被我抽空,運轉不過來,先後出問題倒下……那就慘了。”

薛淩輕笑,溫聲:“叔,不會的。廠子經營這麼多年,客戶源和進貨源一向很穩定,隻要挺過這個坎兒,接下來又是穩賺了。”

“謝謝……小薛……”鄭三遠低聲:“得勞煩你幫我看多一陣子。等我好了,我再回去自個看著。小薛,千萬叮囑好會計們,不許唐虹和她的親人去廠子裡支錢。除了你和我外,單子一概不能亂簽。”

“好,我已經叮囑過了,一會兒回去再叮囑多一回。”薛淩低聲:“我先回去了。爸,你幫忙看著點兒。如果有人來鬨,你儘量轟出去。”

薛爸爸重重點頭,“放心吧!”

那天中午,老哥倆吃了保溫壺裡的香粥,然後繼續看電視。

不料又有人來了!

鄭三遠的大舅哥攙扶著他的老母親來了。

老人家八十來歲模樣,剛進門就哭,一個勁兒的哭。

“三遠啊,你怎麼弄成這樣?冤孽啊!家門不幸啊,出了阿虹這樣的害人精!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你如果有個什麼好歹,讓阿虹和三個孩子怎麼辦?”

鄭三遠歎氣低聲:“阿母,我手術已經做好了,隻是暫時好不了,得一直吃藥。我現在冇錢,連命也隻剩一半。”

老人家聽罷,嚎嚎大哭起來。

“三遠,我知道你這孩子有出息!那麼多個,就你最有出息。阿虹她錯了,你給她多一次機會吧!不要弄什麼離婚,什麼法院。人家說了,百年修得共枕眠。你不能不要她……她現在都四十多歲了,你不要她,讓她下半輩子怎麼辦?”

鄭三遠閉眼搖頭:“申請已經交上去了,我是鐵了心,也是對她寒了心。你老人家不用勸了,已經是定局了,我不會改變主意了。”

“不行啊……不能離婚!”老人家哭著哀求。

鄭三遠低聲:“我冇法子了,我現在錢冇了,家也冇了,命也隻剩半條。她唐虹還要害我到什麼時候?我冇錢給她賭了,讓她愛咋滴就咋滴去。”

老人家吸了吸鼻子,哽咽:“你怎麼都冇錢了?你不還有廠子嗎?要不先拿錢將她弄出來,然後你們夫妻再商量怎麼著?”

“你女兒的賭債三百多萬。”薛爸爸冷哼:“三遠之前給我借了二十來萬還債,至今冇法還上。他這次做手術救命,連一毛錢也冇有,還是我給墊付的。”

老人家聽罷,徹底死心了,哭哭啼啼跟著大兒子離開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