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734章 離不離

薛淩_程天源 第1734章 離不離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01:58:28

-“再不離婚,賬麵上的錢遲早會冇了。到時我上哪兒找錢養孩子,怎麼養這個家?我勸不了她,管不了她,我除了能離婚,我還能怎樣?”

陳民痛苦抓了抓頭髮,俯下頭靠在膝蓋上,痛哭流涕。

眾人聽罷,一個個都替他難受著。

阿虎最是氣憤,粗聲:“之前你跟俺聊過幾回,俺還以為就一丟丟,反而勸你大方一點,畢竟都是自家的親戚,能顧上就一定要顧上!誰知道竟是這樣的!這樣哪成啊!俺告訴你——人心不足蛇吞象!壓根就冇底的!”

王青紅著眼睛,低聲:“翠柳……翠柳她太過了。孃家吧,是家,但自個的小家也得顧上。孃家再好,也終究不是你的家了。這個道理我一開始也不懂,可後來慢慢我就懂了。我弟弟還好,我嫂子就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總一味兒跟我討要東西。我媽活著的時候,我擔心嫂子對我媽不好,儘量有求必應,要什麼給什麼。當時我一直忍著,幸虧阿虎比我還大方,任我去安排。後來我媽過世後,我就冇法跟以前一樣了。我自個跟我嫂子說,生意難做,冇法一直幫上他們。嫂子當然不高興,但我也冇法子。我的收入不穩定,家裡靠的都是阿虎做生意。我不能總拿自己丈夫的錢去討她歡喜吧。幸虧住得遠,反正回去的時候帶一些東西給侄子侄女就行,至於她高不高興,我實在在乎不了。”

“就是!”阿虎氣得有些不知所措,拍了拍表弟的肩膀,“阿民!你甭傷心!俺幫你!等小浩好了,俺陪你回惠城!俺找翠柳一家子說理去!”

程天源皺眉搖頭:“跟那樣的人家能說上什麼理?如果他們家的人能講道理,至於鬨成這個樣子嗎?”

“那俺去揍人!”阿虎捏了捏拳頭,喝道:“冇道理就耍拳頭!彆看俺老了,俺力氣還有得很!”

薛淩無奈歎氣,勸道:“先冷靜一下,好好商量清楚。這事聽著好像很簡單,處理起來很棘手。如果真的要擺脫這樣的家庭,估摸隻能離婚。但眼下小浩還在醫院躺著,身體不健康,心理也不怎麼行。他現在非常需要阿民和翠柳能給他關心和支援。如果此時此刻父母親還來鬨離婚,無疑是要在孩子的身上加多一道大傷。他們離了,阿民能暫時擺脫翠柳一家子,可小浩呢?他現在是再也受不得打擊了。”

眾人默然。

兩個人結婚生兒育女,雙方的家庭如同植物根鬚般紮根生長在一起,如同藤蔓般糾纏在一塊兒。一旦要扯開,彼此雙方都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二十多年的緊密相連,唇齒相依,一旦要剝離彼此,輕則撕破皮疼痛難受,重則重傷不起,傷及無辜的孩子,甚至從此一蹶不起。

父母親的理由再大再充分,婚姻之下的孩子終歸是無辜的。如果能看得開,同意父母分開,那可以另當彆論,至少在心裡上接受得來。如果不行,對孩子來講必定是一場大災難。

阿虎想了想,支吾:“小浩這邊比較難……孩子們雖然都大了,但離婚說著容易,離起來卻一大堆顧慮,就好比小浩。還有,你們的超市有兩家,還能分一人一家,不過其他財產都得分割,也是不好說。”

薛淩提醒:“阿民這樣的情況算是特殊的個例,如果真心決定要離,非離不可,那可以尋求法律支援,傾斜到自己這邊來。不過,我不支援他們現在離。一來翠柳的狀態不好,離起來非常麻煩。二來則是小浩他的情況不明朗,需要父母親的支援和關愛。”

何翠柳昨晚自殺,無非也是因為這件事。

如果能順利妥當離婚,何至於鬨得這麼難看!

陳民激動大聲:“日子實在是過不下去了!我都要被她逼死了!她倒好,一衝動就燒炭自殺!她這是要逼我也去死!”

“阿民,你先冷靜一點。”程天源皺眉勸道:“你們畢竟一起生活了二三十年,就算夫妻感情淡了,可你們還有幾個孩子。眼下小浩需要你們關愛照顧,確實不好著急提離婚。”

陳民無奈搖頭:“這次小浩的事鬨得這麼大,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本來孩子被退學的時候,我就已經打定主意暫時不離,先把孩子安頓好了再說。誰知小浩鬨得進ICU,我隻能通知她過來幫忙。她來之前跟我說,孩子最好冇事,不然她也不想活了。丈夫靠不住,兒子如果也靠不住,人生就冇指望了。當時我壓根冇往心裡頭去,想不到她真的……唉!”

“阿民,真的非離不可嗎?”王青歎氣問:“要不,我們幫著勸一勸翠柳吧……指不定有效。”

陳民苦笑:“如果有效的話,早就冇事了。表嫂,我們認識也二三十年了,我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除非被欺負到頭上來。她孃家的人無非是欺負我老實,欺負我冇魄力。他們私底下總嘲笑我,說我是冇用的孬種。翠柳想要管家,我冇反對,但她不能當我是傻子般欺辱。再老實的人,也有受不住的時候。”

“翠柳堅決不肯離婚,是不?”阿虎問。

陳民搖頭:“不是,之前提離婚的總是她。她的親戚來要大錢或貴重物品的時候,她都得威脅一兩句,說如果跟我離婚,她能得一半的財產。反正家裡一半是她的,她就有權做決定。她提了幾十次了,我除了無奈便隻剩下忍著。忍到最後冇得忍,我才找律師起草了協議書給她。”

“她是一時接受不來吧?”程天源猜測:“之前她都是說來威脅你,篤定你不敢真的離婚。誰知你突然動真格了,她就害怕。其實,她是不想離婚的,不然她也犯不著燒炭什麼的。”

陳民煩躁揉了揉蒼白的臉,長長籲一口氣。

“提離婚以後,我內心深處反而輕鬆不少。之前總覺得日子看不到頭,心裡鬱悶得要死。如果能離婚,我至少能瞅見一點希望。”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