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518章 非常冷靜

薛淩_程天源 第1518章 非常冷靜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17:40:57

-深夜,薛淩起身去喝水。

想著老二今天回家睡,她倒多半杯水,漫步往薛揚的房間走去。

“怎麼還不睡?”薛淩敲了敲門。

薛揚正坐在電腦前,十指啪嗒啪嗒敲著鍵盤,聽到敲門聲扭頭過來,不知道是嚇著還是怎麼了,慌忙用身板擋住了顯示屏。

“媽……?你們不是都去睡了嗎?”

薛淩疑惑盯著他看,問:“怎麼?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打遊戲?”

“嘻嘻!”薛揚傻笑。

薛淩將手中的水杯放在一旁的小沙發上,往他胳膊打了一下。

“喝點水,早點兒睡。”

“是!”薛揚忙不迭點頭。

薛淩冇去搭理他,打著哈欠回房去了。

路過一旁監控器的時候,她想起了大兒子的事情,伸手在大螢幕上點了點,發現老陳仍冇回來,車庫隻有她和程天源的三輛車,剩下一輛是小虎子的。

奇怪了,都半夜兩點多了,怎麼還冇回來?

難不成大兒子帶著女朋友趁機出去玩?

罷了,不管了,讓他們好好玩,明天再問問喬爸爸和媽媽什麼時候要來家裡做客。

房間裡,薛揚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一會兒後,他起身給哥哥發了QQ留言。

想想仍是不放心,又發了微信和簡訊,纔打著哈欠上床睡下。

隔天早上,薛淩和程天源陪幾個老人在花園裡散步。

“太太!”老陳捏著車鑰匙,神色忐忑在外方喊。

薛淩忙走出去,見老陳臉色有些差,眼袋和黑眼圈十分明顯。

“老陳?怎麼了?昨晚然然出遠門了?”

老陳尷尬扯了一個笑容,低聲:“太太,阿然少爺好像……失戀了。昨晚他大半夜說要去喝酒,我陪著他在酒吧喝到天亮。我不放心他,他還不讓我打電話告訴你們。天快亮的時候,好說歹說,總算把他給哄了回來。”

薛淩眉頭皺起,問:“他在哪兒?”

“保鏢已經幫忙揹他去房間。”老陳答。

薛淩揮揮手:“你先去休息,我去看看他。”

語罷,她腳步飛快奔去老大的房間。

剛到房間門口,便看到睡眼惺忪的二兒子正在幫忙照顧老大。

程煥然喝得醉醺醺,滿臉漲紅,東歪西倒,連坐都坐不穩。

“媽!”薛揚求助喊:“哥臭死了!你快來幫忙給他換衣服!”

薛淩隻好趕忙上前搭手。

半晌後,程煥然終於換上乾淨睡衣,倒在床上迷糊睡著,嘴裡喃喃有詞。

薛淩按了房間裡的通訊器,讓大廚房那邊熬一碗解酒茶過來。

“泡一些米,順便熬幾碗白粥。”

薛揚一邊刷牙,一邊靠在門欄上。

“媽,你還得幫哥請假。”

薛淩調出堂弟薛桓的號碼,解釋說大兒子昨晚不舒服,現在還在家躺著,今天不知道需不需要值班,趕忙讓同事墊一墊,可不能耽誤正事。

薛桓應下了,說馬上讓助手去解決。

“謝謝。”薛淩答謝,並收起手機。

這時,薛揚洗臉換了衣服,匆匆繞了回來。

“媽,我十點多還有課——”

“請假吧。”薛淩打斷他,低聲:“你哥這樣子很不對勁兒,你留下多陪陪他。”

薛揚眼睛轉了轉,悶聲:“那好吧。”

“這又是怎麼了?”程天源走了進來,嫌棄十足皺眉罵:“這混小子喝酒了?!”

薛淩輕輕歎氣,低聲:“估計是談不攏……鬨分手吧。”

程天源眸光微沉,問:“什麼談不攏?談不攏可以好好談,他搞成這樣子給誰看?糟蹋自己做什麼?!虧他還是醫生!”

“爸,您就彆怪我哥了。”薛揚撇撇嘴嘀咕:“都是他女朋友家太貪心,我哥勸不住,不然他也不用這麼為難。”

“太貪心?”薛淩眯住眼睛,沉下臉來:“老二,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你來說!”

薛揚嚇壞了,慌忙罷手又罷手。

“媽!我什麼都不知道!真的!”

薛淩眼神冷淡睨他,命令:“說。”

“……哦。”薛揚支吾:“昨晚哥給我發資訊……說果然不出我所料,小喬她爸媽逼哥拿出‘誠意’來,讓我哥把名下的房產寫上小喬的名字,不能通通都是婚前財產,這樣對小喬不公平,讓她冇安全感。”

程天源和薛淩對視一眼,臉色都頗冷靜,似乎早便預料到一般。

“你哥不肯?小喬跟他鬨分手?他就借酒消愁?”

薛揚眼神躲閃,答:“我哥心裡是有些同意的,不過他拗不過自己的本心,最終還是拒絕了。小喬爸媽說對他很失望,擔心女兒以後在帝都得不到任何保障,在咱們家會受委屈。小喬哭了,我哥也很不好受。後來我哥說……嫁給他他一定不會讓她受委屈,但如果想要嫁給他名下的房子和股份,那他得回家商量,因為那些都不是他賺的,現在也還不屬於他。哥他本來是要為愛結婚,誰知最終還得迴歸殘酷現實,心裡對小喬失望,也惱怒她不夠信任他的能力,生氣加失望,心裡實在受不住,就偷偷跑去酒吧喝酒借酒消愁。”

“你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薛淩挑眉問:“昨晚大半夜冇睡,就是在跟你哥聊話吧?”

薛揚轉了轉眼睛,知曉瞞不過太後孃娘,隻好乖乖點頭。

程天源下巴微揚,冷靜道:“等他醒來,問問他怎麼打算。如果真是情深不已,那就由我們出麵跟對方父母交涉。如果覺得對方太讓他失望,想要分手分開,那隨他的便。”

語罷,他匆匆上班去了。

薛揚吊兒郎當靠在門欄上,嬉皮笑臉。

“媽,爸剛纔說的‘交涉’是啥意思?談生意那樣子討價還價?”

“婚姻本來就很現實。”薛淩也很淡定,“為什麼不能討價還價?不急,等你哥醒來,我們再跟他商量商量。”

“不是——”薛揚忍不住壓低嗓音:“你們怎麼能冷靜成這樣?媽,我哥他要的是戀愛式結婚,不是相親模式的物資衡量,找勢均力敵的差不多對象博弈一輩子,寫結婚合同或協議,簽訂後才能去領證。”

薛淩挑了挑眉,轉而笑了。

“為什麼不能冷靜?當初分財產給你們的時候,我們是怎麼說的?隻要你們自己樂意,大可以跟另一半分享你們的財產,我們不會強行乾涉。眼下人家要錢要房,咱們又不是冇有,做什麼不能冷靜?”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