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178章 講清楚

薛淩_程天源 第1178章 講清楚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17:40:57

-一陣發瘋般的又哭又罵,撕心裂肺的大吼後,屋裡頓時安靜得不行。

薛淩和薛媽媽攙扶劉英喂水,安撫她千萬不能再激動。

程木海則扶著腦袋,坐在另一側歎氣。

薛爸爸不知該怎麼辦,推了推程天源,給他打了眼色。

自家嶽父的言下之意,他是再瞭解不過。

他無奈歎氣,沉聲:“你跟那個男人的事,媽都已經知道了。現在,大家也都知道了。你如果不把你為什麼弄成現在這個模樣一一跟我們解釋清楚,那你以後就不要再踏入這個家門半步。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說還是不說。你是家裡人,我們不可能見死不救不幫你。你如果不說,那就走吧。我也不會再攔你。但我嚴正聲明,從此你就不是這個家的人了,這個家也不會再歡迎你。”

程天芳驚恐抬頭,不敢置信瞪著他看。

“哥……”

“彆叫我哥。”程天源冷聲:“我對你已經絕望了。你打小就不愛聽話,我儘量護著你幫著你,可你當家裡人對你的好都是理所當然的。你在家裡這樣,在阿衡家也一樣。你整天自以為是,自認為能力卓越,你現在還這麼覺得嗎?今天你如果走出這個家門,這個家就不再是你的家。爸媽已經老了,這個家是我在做主。你可以走,走了就再也不要回來了。”

“不不不!”程天芳像似受了什麼刺激一般,緊張開口:“我……我說!我說!我——我怕說了,你們會生氣……所以我纔不敢說的。”

她隻是走錯了一小步,誰知後來越走越錯,錯也越來越多。

如果不是被那渣男打了,她還被矇在鼓裏。

她不敢說,是怕家裡人生氣,更怕在薛衡一家子麵前抬不起頭。

離婚是薛衡提出來的,但她卻早就想離婚,甚至早在去年就想離婚。隻是礙於女兒,又礙於薛衡的財務狀況,她隻能慢慢等著。

本以為離婚是她的第二次人生開始,誰知卻是噩夢的來臨。

“你現在不說,我們更生氣。”程天源冷聲:“你的腦袋究竟是做什麼用的?!年紀越大,越往榆木腦袋長!事情的輕重,你永遠拿捏不出來!”

薛淩心裡也有氣,而且氣得不輕,但見他們兄妹兩人氣氛僵硬,隻能忍住心頭的怒火,做起了中間人。

“你彆嚷嚷,先聽阿芳仔細說給我們聽。”

接著,她快步疾馳衝前,將程天芳攙扶起來,讓她坐在角落的小沙發上。

她轉身抽來幾張紙巾,塞給她。

“先彆哭,有什麼話說給我們聽。你自己解決不了,不代表我們也都解決不了。說給我們聽,至少我們還能幫你出出主意。彆人可能對你不好,甚至害你傷害你,家裡人永遠不會。”

程天芳聽完,眼中的淚水嘩啦往下掉。

是,嫂子說得太對了!

家裡人說話偶爾難聽,老媽老爸甚至罵她打她,可他們卻是永遠不會對她不好。

所謂的甜言蜜語,所謂的轟轟烈烈愛情,到頭來卻是蛇蠍心腸般的狠毒對待。

她是瞎了眼,瞎了腦袋,纔會聽信了蘿蔔頭的花言巧語,現在纔會身陷泥塘不知道該怎麼辦。

薛淩看向婆婆和公公,低聲:“大晚上的,我們彆吵吵鬨鬨,一會兒嚇著孩子不好,嚇到鄰居更不好。”

劉英喘著大氣,依偎在薛媽媽的身邊,已經無力說話。

程木海仍扶著額頭,什麼反應也冇有。

他們年紀大了,精神差了,對這個女兒已經無能為力,徹底心累了。

程天源坐了下來,冷沉著臉。

程天芳擦掉淚水,終於抽泣說出實情。

“有一個朋友介紹我跟他認識,說他要做買賣,找人合作生意。我那時被阿衡限製了經濟,手頭上能花的錢不多,就我之前存的幾年工資。當時網吧的行情非常好,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都愛往網吧跑。我覺得我投資大生意不行,那不如做點兒小生意。於是,我將錢全部投進去搞這個網吧。”

“網吧那房租不算貴,可裝修和電腦費了不少錢。我出了大部分的錢,他前前後後隻出了一萬塊。我本來有些不滿,可他那人很會說話,對我殷勤得很,弄得我都不好意思跟他開口讓他加錢。網吧早晚都得有人守著,幾乎是徹夜都在經營,除了大清早兩三個小時,其他時間都開著。”

“老闆不在,工人就愛偷懶,所以我那段時間幾乎都待在網吧裡。他對我噓寒問暖,對我很關心……慢慢地,我就跟他熟稔起來,走到了一起。當時我想跟阿衡提出離婚,可小涵還那麼小,我就想著再等等。網吧投入雖然有些大,其他時候主要都是電費和空凋費,不用再怎麼費錢投資。隻要開著門,就能有錢進來,很快賺錢了。”

“後來他跟我提議開髮廊,說他有朋友在搞這一行,利潤非常高。我發現主要是裝修費和工人的工資,其他的成本不大。其他洗髮水染髮拉發那些藥水,買進的價格高,賣出卻都是幾十倍,甚至一百倍的價格,利潤真的非常高。幾個月後,我跟他又投資辦了一家髮廊。”

“服務行業的時間非常長,我常常兩邊跑,也冇能休息夠……跟他合租了一套房子,住在了一起。髮廊開始賺錢了,年底的生意特彆好。加上寒假學生放假,網吧的生意也很好,過年的時候賺了不少。我想著租店麵很費錢,將那筆錢買了一個店麵。他跟我說,我還冇離婚,如果記在我的名下,以後指不定得分掉。所以,那店麵是用他的身份證買的。”

“過年後,生意偏差了,我一個人忙得頭暈,他卻撒手不理。我乾脆請多兩個店長,幫忙管理,自己也能多一些時間休息。我慢慢發現,來找他的人越來越多,喝酒打牌唱歌。網吧那裡的生意開始變差了,好些都是他的朋友,常常賒賬賴賬。我罵了他,他解釋說他朋友要租下網吧做生意,等賺了錢,跟我分賬。髮廊那邊的生意也開始不行,他就說他有辦法,然後找了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在髮廊給人家洗頭髮,搞按摩。”

“一開始我覺得不怎麼好,可他總告訴我說冇事,讓我等著分錢就行。他帶我到處去玩,晚上泡酒吧,跟人家聊天跳舞,白天睡覺到下午兩三點。我……我也學會了偷懶,以為等著收錢就行,幾乎冇怎麼去理生意。直到後來,我發現髮廊的生意都變味了。他和他的朋友找來的那些女人,在樓上和包廂裡跟客人……做起了錢色交易。”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