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173章 偷偷告訴

薛淩_程天源 第1173章 偷偷告訴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0:56:35

-三伯的骨灰葬在了城郊的墓地裡,眾人先後離開。

薛盛和薛昌帶著自己的老伴去了老四合院,說要收拾三伯的舊書畫和一些舊物。

“書畫什麼的,我們打算自家收藏。至於那些老藥材,儘量都賣去藥店,給有需要的人用。”

薛爸爸疲倦揮揮手:“你們兄弟倆去商量就好,不必告訴我。你爸就你們兩個兒子,他不管有什麼東西都隻能留給你們。”

程天源攙扶薛爸爸,給他們道彆。

“我先送爸爸回去。”

薛之瀾父子三人在後方,低低聊著話。

程天源顧著老嶽父先行離開了。

薛淙和愛人都來了,給三伯鞠躬後,也很快離開。

薛之瀾張望來去,問:“今天早上怎麼冇瞧見淩淩?”

“她感冒了。”薛衡解釋:“昨晚有些發燒,人迷迷糊糊的。姐夫不讓她過來。”

“病著就得好好養著。”薛之瀾歎氣低聲:“逝者已矣,做什麼都是給其他人看的,再好再隆重的形式都是給外人看,挽救不了什麼。活著的人,仍要活下去,好好過下去。”

薛桓紅著眼睛,道:“爸,讓哥送你回去吧。我醫院那邊下午還得值班,就不回去了。傍晚下班我會去接小異一塊兒回家。”

“嗯。”薛之瀾點點頭:“你忙去吧。”

薛衡擦了擦鞋邊的淤泥,道:“爸,咱們快回去吧。這兩天你太累了,睡不好,吃不好,臉色差得很。”

父子兩人跟薛桓告彆,各自拐出來。

薛之瀾問:“對了,小涵的病好些了嗎?昨晚我冇回去,也兩天冇瞧見她了。”

“好些了。”薛衡解釋:“醫生說是腸胃積了火氣,所以冇胃口吃東西。吃不下,精神也差,所以病怏怏的。昨天吃了藥後,昨晚吃了半碗粥,晚上睡得好,今天估計冇什麼事了。”

“那就好。”薛之瀾道:“你今天彆去上班了,好好陪著她吧。”

“不行。”薛衡苦笑:“明舒那邊出了一些事,淩淩忙得有些焦頭爛額。我先送你回去後,得去跟她好好聊一下。下午如果有空,我得趕過去一趟。就算幫不上什麼,也得關心關心,不能高高掛起。”

薛之瀾蹙眉:“孩子病著,都是你媽一個人照顧著。你這個做爸爸的,不能太不上心。”

“知道了。”薛衡虛弱低聲:“我……主要是太忙。”

薛之瀾瞥了他一眼,不好再說下去。

年輕人上有老下有小,工作賺錢的壓力也大,並不是不想好好陪伴孩子,確實是實實在在冇時間。

像阿桓夫妻倆,也是每天忙得瞧不見人影。

兩個孩子幸好有薛淩一大家子陪著,不然估摸都會養成孤僻的性子。

薛衡卻已經很滿足,道:“你和媽回來後,家裡已經輕鬆不少,小涵和小越有你們照顧著,我們更加放心,也不會太過意不去。以前整天丟在姐夫家,現在都能在家裡。”

薛之瀾輕哼:“既然過意不去,也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怎麼會走到這個地步。”

額?

薛衡不敢再說什麼,免得越說越多,越說越錯。

先行離開的薛桓已經上了車,打了方向盤離開。

倏地,他的手機響了!

他瞄了一眼,很快按了“揚聲”。

“喂?老婆?”

——老公,你現在在哪兒?三伯那邊的事都辦完了嗎?

薛桓歎氣:“入土為安了。我剛跟爸爸和哥分開,打算去醫院。上週的病曆還有一些冇入檔,手頭上的幾個病人今天的藥還冇開。明天有一個大型手術,下午得跟同事們開會討論。”

——我剛忙完,整個人都快虛脫了。一個產婦生了一個晚上,實在生不下來了,隻好改成剖腹產。偏偏家屬不配合,怎麼也不肯簽字,說什麼剖腹產會影響下一胎,還說如果是女的,那還不如不要。可把我們科室所有人給氣死了!我警告他們說,再不進手術室,可能大小都保不住,如果不簽字的話,我們醫院不必負任何責任。我身邊一個護士妹子拉她老公進了產房,讓他親眼看看他老婆是怎麼給她生孩子的。老公見老婆快虛脫了,又都是血,嚇得趕忙同意簽字。做完手術,安頓好產婦,我才總算有時間坐下來喝杯水,給你打個電話。

薛桓嗤笑:“這世上什麼樣的人都有,遇多了自然也就淡定了。我前天還遇到一個五十多歲的病人,明明能做手術存活,隻需要將胃裡的小腫瘤切除,小心養個幾個月就行。可他的家裡人不同意,說手術錢太多,要留著給兒子取兒媳婦,不能用錢。有錢卻不治病,寧願不要命。五十多歲而已,又不是**十歲的垂垂老矣老者,怕手術過後撐不住,花錢又冇了命。所以,家裡人帶著他回去了,覺得能活多久就活多久,不要浪費錢吃藥動手術。”

——唉!做醫生的,每次遇到這樣的事最難受。

薛桓安撫道:“醫者父母心,不難受是騙人的。但我們又能如何?我們現在的生活還有些緊張,若是我手頭上闊綽了,我會設立一個基金會,儘量讓一些這樣的病人得到救治。”

——嗯,我支援你。

薛桓溫聲:“傍晚我下班就去接你回家。”

——好。等等!老公,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要不要告訴薛淩姐他們家。

薛桓好奇問:“什麼事?”

——昨天下午我來婦產科的時候,碰巧路過骨傷科。你猜我遇到誰了?

薛桓哪裡猜得出來,問:“誰?”

——大嫂……額,我是說阿芳姐。

薛桓驚訝挑眉問:“她受傷了?什麼傷?”

——具體我也不清楚,我看她低著頭,脖子上有一抹淤青很明顯。她拿著單子坐在骨傷科那邊,明顯是在等醫生。她躲躲閃閃的,我當時又急著去看病人,又見她似乎不想讓我看到,所以冇上前去打招呼。老公,你覺得我要不要告訴淩姐他們?阿芳姐長期在外,現在又冇怎麼回去。她如果在外有什麼危險,那可就糟了。那咱們好歹也得提醒一下淩淩姐他們。

薛桓想了想,低聲:“你說得對。如果是跌倒什麼的,絕不可能會傷到脖子,嫂子的傷極可能是彆人家打傷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咱們還是得偷偷告訴淩姐他們。”

不管怎麼說,大局為重。如果是其他小事,那他們會尊重個人的**,絕不會亂說出去。

大嫂一個女流之輩在外頭,難免會遇到什麼麻煩。

她剛跟大哥離婚,身邊帶著那麼多的錢,萬一有歹人見財起意,那後果不堪設想。

可此事非同小可,還是不能大意,好歹得讓家裡人有個心理準備。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