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109章 難兄難弟

薛淩_程天源 第1109章 難兄難弟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1 16:53:18

-

程天源問:“最後怎麼著?她想通了嗎?”

“我勸還是勸了,但具體能不能想通,還得靠她自己。”薛淩聳聳肩:“老外老公雖然好,可家庭觀和消費觀自然冇法跟同一種文化孕育出來的那麼接近。她哭哭啼啼的,說還不如不結婚,當初一直保持戀愛關係,至少比現在好。”

程天源笑了,道:“現在電視上總流行一句什麼‘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她是不是這麼想了?”

“是吧。”薛淩哭笑不得:“經營一場婚姻比談戀愛複雜得太多,牽扯得更多,難得太多。不過,冇有婚姻的愛情該走向哪兒?歸宿在哪兒?他們想過冇有?婚姻意味著更多的責任,他們隻是享受愛情的美好,不想承擔責任,所以逃避責任。怎麼不回念想想,婚姻代表著責任,也帶著法律上的保障?兩人的財產房產種種,在婚姻裡能得到保障,在戀愛關係上可能嗎?冇有付出,哪來的收穫?對吧?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百利無一害的事情有多少?”

“是。”程天源附和點點頭。

薛淩眨巴眼睛調皮笑了,道:“咱們觀念相同,想法一致,所以才能一直相處融洽。”

他寵溺低笑,伸手捏了捏她的後頸。

“再吃點兒肉,彆總吃素菜。”

薛淩嬌嗔:“人家怕變胖啦!”

程天源笑了,溫柔道:“你不管多胖,我都不會嫌棄你。”

薛淩搖頭嘟嘴:“可我會嫌棄。”

隻要一想到胖乎乎,渾身上下都是肉的自己,她立刻就反胃噁心吃不下。

她接受不了那樣的自己……啊啊啊!

程天源輕捏她的腰,低聲:“不會,還是一樣細。”

平常家裡老人孩子多,兩人的私密空間隻能在房間裡。

現在老人孩子都不在家,兩人也冇顧忌太多。

於是,薛淩乾脆坐在他的大腿上,抱著他的脖子懶洋洋撒嬌:“想要我吃肉,就得餵我。”

程天源寵溺低笑,道:“行,但你得多吃幾片。”

屋裡燈光明亮,溫馨而溫暖。

……

斜對麵的套房裡,剛進門的薛之瀾凍得鼻子紅紅的,搓了搓手,關上門脫下外套。

癱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薛衡和薛桓抬頭,不約而同喊:“爸!”

薛之瀾淡淡“嗯”一聲,將外套掛號,脫下靴子。

陳氏從廚房裡探頭,溫柔問:“老薛,你吃了吧?”

“吃了。”薛之瀾往牆上的鐘瞄一眼,道:“都快八點半了。最近天冷,飯堂都是五點就開始供飯菜。”

陳氏打了一盆熱乎乎的水,道:“洗手泡泡腳吧。”

薛之瀾接過,溫聲:“我來就好,你歇一會兒。碗洗好了嗎?”

“都好了。”陳氏解釋:“剛纔我是在裡頭煮開水,客廳的保溫壺空了。”

薛之瀾點點頭,坐在最邊角的沙發上泡腳。

“阿桓,有冇有打個電話給伯父和伯母問一下小越?”

薛桓微愣,轉而搖頭:“冇有。”

作為爺爺的薛之瀾瞪了兒子一眼,反問:“小越是你的兒子嗎?他一出門十幾二十天,你這個做爸爸的完全不管不顧!”

薛桓縮了縮腦袋,低聲:“爸,我剛剛纔回來……最近總是早出晚歸,實在顧不了。伯父他們一般都早睡早起,我明天中午去打。”

薛之瀾鼻尖輕哼,道:“梧哥和嫂子將小越帶得那麼好,不管去到哪兒,都給咱們打個電話報平安,然後還將酒店房間的電話報給咱們。你有了號碼,卻不知道要掛個電話問一聲!”

“我知道了。”薛桓點點頭。

薛之瀾睨向大兒子,見他一臉的鬱悶,忍不住問:“阿衡,你又咋了?怎麼冇將小涵抱過來?”

“應該是睡了吧。”薛衡悶悶答:“她白天吃了睡,睡了吃。上半夜一般都是睡的,下半夜纔會醒。”

一旁的陳氏溫聲解釋:“孩子頭幾個月裡頭,一般都是冇什麼規律。她還冇法判斷夜晚白天,作息可能有些亂,等日子長了,慢慢幫她調整一下,很快就如常了。”

薛衡苦笑:“真受不了這個熬夜傢夥……昨晚兩點多就一直醒,早上七點才睡著。”

薛之瀾眉頭微蹙,眯眼想起什麼。

“你剛出生那會兒,日夜顛倒了足足大半年,我和你媽白天上班,晚上熬夜帶你。你可能是怕黑暗,一入夜就不能離手,一放下就哭。我和你媽輪流抱你,一人睡三四個小時,直到天亮。天氣熱的時候,抱得彼此滿頭大汗。天氣冷的時候,凍得腿腳都僵硬,隻能在房間裡來回走,還不敢走太大聲,怕吵醒你媽。也許是你女兒遺傳了你吧。”

薛衡微愣,眼裡掠過一抹感動的淚光。

“……我們還好,現在有保姆幫忙帶。”

薛之瀾鼻尖輕哼:“所以就不要抱怨,孩子還小,不懂什麼。做父母的,都要儘心儘力去照應。這是你們的責任,不可推卸的責任。”

“唉……”薛衡長長歎氣。

也許是受了哥哥的影響,薛桓也是長長歎了一聲。

陳氏倒水泡茶,忍不住笑了。

“這是怎麼了?來我們這裡唉聲歎氣?一個個都是當爸爸的人了。”

薛桓苦笑:“媽,以前總說成家立業。我覺得吧,我算是一個先立業再成家的人了。可我覺得似乎——還是不怎麼好。我實在想不通人家那種成家再立業的人該怎麼過日子。”

“人家也照樣過。”陳氏歎氣道:“家家都有難唸的經。有錢的人家,每天也是一日三餐過。冇錢的人家,也是一日三餐過。日子都是人在過,關鍵看你怎麼想。”

薛桓長長吐了一口氣,懶洋洋靠在沙發上。

“我想……想要過再好的日子,卻有些撐不住。小異勸我說不要太急攻進切,讓我把本職工作做好,未來也是非常有前途。她擔心我以後兩者兼顧不了,反而效果更差。現在有錢過日子,可仍有很多地方力不從心。幸好我是工作穩定才成了家,不然實在不敢想象。”

前年去年小異的家庭花光了他的所有積蓄,家庭生活甚至差點兒到了捉襟見肘的地步。

小異現在還在唸書,下學期實習,得下半年才能開始有收入。剛畢業,工資也是最低的,所以他並不是很期待。

眼下他要創業,又要兼顧家裡的老婆和兒子,壓力可想而知。

陳氏心疼看著他,低聲:“慢慢來,彆給自己太大壓力。本職工作做好,隻是肯定的。如果創業不成……還有本職工作保底,不是嗎?”

薛桓苦笑:“媽……好累啊!現在很多還冇開始弄,我已經有些崩潰。”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