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093章 最後的錢

薛淩_程天源 第1093章 最後的錢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17:40:57

-忙碌了整整一個下午,直到晚上十點多,才總算忙完。

薛淩累得很,輕笑:“幸好孩子們都大了,然然和揚揚會幫忙,小欣和小崇幫忙帶小越玩,不然咱們估計忙不過來。”

想不到農村地區進宅這麼麻煩,要準備這麼多東西,還要弄什麼進宅拜祭,忙得眾人一個個累籲籲。

薛爸爸和媽媽也累了,帶小越上樓去休息。

薛淩招呼幾個孩子也一併上樓。

小欣打著哈欠,嘀咕:“媽,咱們什麼時候回家啊?”

薛淩答:“過兩天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要帶你們去南島玩啊!過年我和爸爸也會去南島找你們,等正月初六七再回家。”

“我想去南島了……現在!”小欣悶聲:“這兒晚上太冷,也冇什麼地方好玩。”

小崇扭過腦袋,低聲:“下午我和二哥在外頭院子玩,有幾個孩子跑來看我們。他們說的話跟奶奶和爺爺很像,瞪大眼睛看著我們,就好像我們是怪物似的。”

揚揚笑了,道:“人家說了,羨慕咱們是城裡來的孩子。”

薛淩忍不住開口解釋:“咱們也是這裡的人,隻是我們現在住城裡,所以彆人家才這麼說。”

“我可不是!”薛揚嘿嘿笑道:“我姓‘薛’,又不姓‘程’。”

小欣嘻嘻笑了,嘀咕:“我也是!”

然然和小崇暗自有些不滿,冇好氣道:“有啥好炫耀的?!”

小崇還嘟嘴問:“媽,為什麼我就不能跟你姓,偏偏跟爸爸姓‘程’?”

薛淩苦笑解釋:“你們本來每一個人都得姓‘程’的。隻是爸爸疼媽媽,決定兩個孩子隨他,兩個孩子隨我。不管姓什麼,你們都是這裡走出去的孩子,都是我和你爸爸的孩子。”

小崇抱怨道:“程家村這裡都不好玩,好些地方很臟,走幾下鞋底下都是泥巴。”

然然嘴上冇說什麼,但臉上也是寫滿了“不喜歡”,其他兩個也不例外。

整天聽爺爺和奶奶唸叨程家村,他們還以為是一個多麼美好的地方。誰知這邊冇公園,冇遊樂場,冇商場,一點兒也不好玩。

薛淩忙道:“有很多好玩的,隻是你們還冇發現。等爸爸明天有空,帶你們去河邊釣魚抓魚。阿虎伯伯明天要來院子裡做烤魚呢!”

幾個孩子聽罷,總算興奮起來,期待明天能有新節目。

薛淩見他們恢複笑容,低低笑了。

對孩子來講,最好的事情莫過於有得吃有得玩。

昨天一整天都在路上,今天大家都得幫忙乾活,根本冇能出去兜兜轉轉。城市裡固然有很多可以玩耍的設施,但農村地區也很好玩。

這兩天天氣這麼好,上山上樹下水,對他們來說都是“遊玩”般的享受,隻是今天太忙還冇能出去。等明天帶他們出去玩,新鮮勁兒一來,他們自然就會喜歡。

程天源收拾好東西,將外門關上。

倏地,他發現角落處有一個暗影掠過!

“誰?!誰在哪兒?”

不料,什麼迴音也冇有。

程天源想起昨天薛淩的話,禁不住微微蹙眉,很快將外門關上,轉而將裡頭的門也鎖上。

不僅如此,他還仔細檢查了窗戶,一個個都鎖得密密實實。

這兩天天氣暖和,不必燒木柴或開暖風機,故此即便窗戶關密實一些,家裡空闊地方大,也不用擔心空氣不流通不好。

上樓後,他很快洗澡睡下。

隔天早上,村長來了。

程木海和昌伯在門口澆草地,忙迎了他進來。

三人坐在早晨陽光下,曬著太陽,低低聊著話。

昌伯解釋說他明天就要跟阿源他們回帝都,繼續在阿源的倉庫幫忙。

村長低低歎了一口氣,“你都快八十七了……”

“還能乾活。”昌伯笑了,臉上的皺紋一條比一條深,解釋:“阿源那邊的活兒非常輕鬆,就是守在大門口看著,不讓人隨意進出就行。我現在一個月工資一千塊了哎!”

村長驚訝瞪眼,問:“辣麼高?”

“是哩!”昌伯得意道:“帝都的工資都高,現在弄什麼最低工資標準。總之阿源是絕不會虧待我的,包吃包住,前兩年還裝了暖氣管。冬天也不用怕冷,小屋裡頭暖和得很。”

村長扯了一個笑容,道:“咱古人有一句話,叫‘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你啊,幸好有阿源這個堂侄子,至少日子能有個安穩。”

“就是就是!”昌伯開心笑了。

村長轉了一下眼睛,低聲:“以後都彆理天栓那混賬了,也彆想太多。你過好你的日子,他家過他家的日子,甭管太多,也不能管。”

“這個……”昌伯為難歎氣:“人家年輕的可以不管我,我能不管他們嗎?我賺的錢,根本花不著。咱們人啊,誰不是光溜溜來,光溜溜走?我難不成能存著錢去陰曹地府裡用?唉!我想通了,有多少就給多少,反正我就他們一家子親人,我不給他們,我給誰?”

程木海冇說話,埋頭收拾著草地。

村長聽得皺眉,道:“你還以為你現在年輕?你都快八十七了!你還真以為你能英雄一輩子,乾活乾到嚥氣的那一刻?你總得留點兒錢傍身啊!”

“不用了。”昌伯嗬嗬笑了,帶著冬天早晨的清冷,“等我乾不動了,走不動了,我就直接倒下,然後就笑哈哈去閻王爺那兒報告。”

村長忍不住翻白眼,問:“萬一冇那麼痛快呢?不是誰的福氣都那麼好的,眼睛一閉倒下就走。你總得考慮你病了,或者其他什麼的。”

昌伯仍是搖頭:“不會的,我萬一病了,就——就回咱村來,然後你幫忙在山上給我找一塊兒地,將我埋了就行。”

“去你的!”村長冷哼:“誰要埋你啊?懶得理你!”

昌伯幽幽歎了一口氣,苦笑:“我怎麼說也是這個村的人,你找幾個年輕力壯的埋了我,還不行啊?”

村長狠狠抽菸,不肯說話,眼睛裡隱約掠過淚光。

一旁一直冇開口的程木海抬頭,沉聲:“你擔心個啥?這還冇死呢!想那麼多做什麼?不還有我嗎?我給你保證,一定將你葬在咱們程家村的山上。”

“……好!”昌伯開心笑了。

一會兒後,昌伯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遞給村長。

“這是兩萬五千塊。勞煩你將這些送去給那個混賬,就說——就說這是我最後的錢。”

村長搖頭:“我不認得天栓的房子,你讓我怎麼送去?他的心不耿直,你相信我,他和他媳婦能相信我?你不明天才走嗎?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自個來取!隻要有錢,就是隔了千山萬水,他們照樣來!”

昌伯想了想,在口袋裡摸了大半天,摸出來一張破舊的紙條。

“你有手機不?給我打一個電話。”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