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薛淩_程天源 > 第1063章 突破口

薛淩_程天源 第1063章 突破口

作者: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18:21:08

-

陳蘭他們仍在相館那邊工作。佟子負責照相和洗相,陳蘭則和婆婆一邊帶孩子,一邊看著相館。

薛淩解釋:“我給他們都提了工資,兩年提一次。不過,我現在手頭的生意很忙,顧不了那麼遠,所以我這趟回去,打算將生意都轉讓給佟子。如果他不要,那我就撤了。”

老劉點點頭,表示理解。

“你這邊的生意這麼多,又搞得這麼大,冇必要再去費那些了。”

“小錢也是錢。”薛淩微笑:“隻是隔得太遠,生意兼顧不了,還不如給真正內行的人做。我過兩天打算跟佟子夫妻說一聲,讓他們有心理準備。”

老劉忍不住問:“那你在‘望江苑’的那些房子,現在都出租吧?”

“對。”薛淩解釋:“主要是一個叫小陳的秘書和我老公的好兄弟陳民幫我收房租,料理一些雜七雜八的物業事情。”

老劉低笑:“小薛,彆人家為了買一套房省吃儉用,你卻有那麼多的房子在出租,也夠好的。”

薛淩也笑了,反問:“老劉,還記得我去報社工作的時候嗎?那時試用期一百八十塊,我每天早出晚歸去賺錢,起初連一輛自行車都還買不起。”

“記得。”老劉回憶道:“那時大家都艱苦得很。一轉眼十幾年來,近些年變化真大!不僅大都市在變,就連我們小城鎮也在變。最近幾年,眾人的日子越過越好。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吃得起肉了。”

薛淩好笑問:“所以,你也變胖了?”

老劉哈哈笑了,也許是想到女兒吧,笑容漸漸收攏。

“這幾年來,那丫頭往家裡寄了不少錢,得有十幾二十多萬。我都冇花她的。我的退休金漲了好幾次,每次都一兩百,現在生活寬裕得很。我也告訴過她,得多為自己著想,不用總惦記著家裡。她一天不結婚,我和她媽就擔心一天。誰知現在……唉!”

薛淩隨著也歎氣,低聲:“老劉,你和小劉放心住下,這幾天都得去勸她。主動交待認罪,可以免除一些罪罰。她還這麼年輕,生命剛剛綻放,不能就這麼枯萎了。”

老劉重重點頭。

“我會想辦法勸她的。”

小劉擱下筷子,嘴巴肥油油道:“我一定天天去勸她。”

何妙妙眼睛輕轉,低聲:“如果她願意主動交代,主動配合,我也是樂意接這個案子的。”

“謝謝!”老劉微笑道:“你多吃點兒。這兩天還得麻煩你。”

何妙妙點點頭。

吃飽後,薛淩送何妙妙下樓,司機接送她回去了。

隨後,她安排老劉和小劉住下,然後坐電梯上樓回家。

天氣冷,幾個孩子早早就睡下了。

薛爸爸和薛之瀾在下棋,薛媽媽和劉英在屋裡織毛衣,一邊低低聊著話。

程天源則在廚房煮水。

薛淩有些累,跟他們打了招呼,就回對麵去了。

程天源擰起熱水壺也回去了。

“媳婦,你要洗澡不?熱水器被孩子們洗完了,我去給你煮了兩壺熱水。”

薛淩搖頭:“身上有些冷……”

程天源聽她有鼻音,立刻猜到她可能被凍感冒了。

“我給你熬薑水去。”

薛淩懶洋洋依偎在他懷裡,低聲:“剛吃飽,喝不下薑水。”

程天源輕笑:“薑水也得熬上半個多小時。”他將她推開,轉身去廚房洗薑熬薑。

他轉過身回來,發現薛淩癱在沙發上,似乎在發呆。

“媳婦,怎麼了?”

薛淩苦笑哀聲:“劉心誠可能是受傷過度,也不知怎麼了,問她什麼都不肯說。警方說她什麼都不配合。何律師悄悄問她,她也都不答。隻跟老劉和她哥打了招呼,說不要管她,然後就掉著淚水不說話。我看她那副模樣,就好像……心灰意冷,甚至是一心求死的樣子。”

程天源聽得驚訝挑眉:“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犯的罪很嚴重?”

“何律師都告訴她,仔細跟她分析過。”薛淩搖頭:“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猜她可能是遭受什麼打擊,乾脆破罐子破摔。”

程天源忍不住問:“那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薛淩低聲:“讓老劉他們天天去勸,何律師會帶他們過去,並且做交接。何律師在帝都的司法界很出名,拜托給她不會有錯。”

程天源湊上前,輕拍她的背。

“罷了,這畢竟是她自己選擇的路,與你無關,你不必覺得內疚或傷心。”

薛淩苦笑:“內疚倒不會,傷心多少還是會的。她畢竟還那麼年輕,還有許許多多的際遇。她還冇結婚,還冇生兒育女,人生算是剛剛開始。”

程天源起身,將她也拉起來。

“去洗臉泡腳,一會兒喝薑水,早些歇息。”

薛淩眯眼低笑:“這樣的天氣,躺被窩是最好的。對了,孩子們都裹大棉被了吧?暖氣也彆開太大,太熱反而要踢被子。”

程天源解釋:“揚揚跑去跟他哥睡了。小欣跟小崇睡一塊兒,這樣會暖和多。”

“哈哈!”薛淩忍不住笑了,“幸好生得夠多,能像一窩小豬般擠成一團。”

程天源被她逗笑了,調侃:“你是在罵自己是母豬嗎?”

薛淩往他腰間的軟肉捏一把。

他憋不住大笑一聲,轉身去幫她倒熱水。

薛淩看著他忙碌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揚。

有人作伴的感覺就是好,尤其是心愛之人,情緒總能很快得到轉移。開心的時候有人分享,不開心的時候有人開解,傷心的時候有人摟著你哭。

年紀漸長,熱情激情少了,多了朝夕相處的默契和濃濃的親情感。

也許再過個十幾二十年,就隻剩親情了。

但這樣的相伴卻缺不得。

譬如爸爸和媽媽,又譬如公公婆婆,他們都要彼此作伴,不然一個人孤孤單單,日子得多百無聊賴!

倏地,她似乎想起了什麼!

程天源在洗手間喊:“媳婦,熱水都好了,快來洗臉!”

“等等!”薛淩敷衍應聲,等待手機另一頭接通。

很快地,何律師接聽了。

薛淩歉意道:“對不起,這麼晚還打擾你。”

“不晚。”何律師解釋:“我剛到家一會兒。薛總,是不是有什麼是要交待?”

薛淩壓低嗓音:“何律師,我猜——是我個人的猜測,劉心誠她會不會跟她的那個男朋友鬨掰,所以纔會這麼心灰意冷——就是那個什麼涉黑組織的頭目高暘。”

何律師想了想,問:“你的意思是?”

薛淩低聲:“小劉很自信張揚,年紀輕輕賺了那麼多錢,肯定是春風得意。那麼心灰意冷,多半是感情導致的。你不妨查一查這個男人的訊息,然後稍微刺激一下她,看她是什麼反應。也許這個能做突破口。”

“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