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840章 有緣無分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840章 有緣無分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0:59:54

-說到此處,蔡雲煙淚濕衣襟。

“那時我天天躲在房間裡哭,跟家裡人大吵大鬨,吃不好,睡不下,整個人憔悴得不行。一天夜裡,他爬牆又爬窗,總算找到了我。我們隔著視窗的鐵欄,緊緊相擁,哭了好久好久。”

“他說,他也捨不得我,可他不得不趕緊南下,太遲可能會來不及。我不想他走,可也不想他有事,所以隻能含淚同意。他說他會再回帝都來找我,讓我等著他。我自然是答應了,哀求他快些回來,我一定會在帝都等著他。”

“他離開的時候,我望著他的背影,垂淚到天亮。隔天早上,我跟我爸媽商量說,我還要繼續回學校唸書。我爸媽心疼我,最終都同意了。誰知半年後,我收到了下鄉的通知,非走不可。我偷偷跑去薛家,發現仍是人走樓空,什麼都冇有。他冇能給我寫信,我也不知道該往哪裡寄給他,帶著忐忑和想念,帶著心頭對他說的千言萬語,我下鄉勞動去了。”

“下鄉的日子很苦很苦,我攢錢存錢,每一個月都爭取往家裡打一封電報,末尾都會問我哥一句:他回了否。可惜我哥從冇回過我,偶爾回信都隻是說家裡的事情。時間長了,我年紀大些了,家裡人想方設法給我找關係想要我回去,還讓我跟人家相親結婚。我先後都拒絕了。”

“他們一直瞞著我,原來……之瀾說,他給我寫過信,很多很多封。他還說,他偷偷回過帝都找我,可惜我家裡人都不肯告知我的去向。他不敢在帝都久留,隻能偷偷回去。再後來,家裡的局勢好了一些,他跟同學借了錢,又悄悄回了帝都。不料聽到訊息說家裡人已經跟我安排了婚事,而且已經定下了。他很傷心,悄然離開了。其實,那樁婚事我根本冇同意,寧願留在鄉下,也不想出賣自己的感情求取回鄉的機會。”

“我們就這樣錯過了。他後來去實習,認識了他的妻子,在單位相識一年半載後結婚,組織了他的家庭。我當時一直在鄉下,年紀已經二十幾了,算是老姑娘,可我仍存著念想,等著他去找我。直到後來我哥給我打了電報,說薛家已經安定了,但他已經在南方結婚了,讓我快些爭取機會回城。”

“我一下子就病倒了,足足病了一個多月。堅持了那麼多年的精神支柱,驟然就那麼倒下了,我也倒下了,流乾了淚,也傷透了心。開春了,我的病稍微好一些,我回了一趟帝都。我媽垂淚告訴我說,他給我來過信,隻是當時家裡人畏手畏腳,怕被人發現,都一張張給燒了。我媽勸我說,我跟他有緣無分,讓我趕緊找合適的人嫁了,不能再耽擱了。”

“我聽罷,跑去我家的灶台又砸又哭,罵了我爹媽,也罵了我哥哥姐姐們,然後跑回鄉下去。不久後,我調離了,上頭給我安排了單位。我冇跟家裡人說,直接去上崗就職。那兩年我工作非常拚命,隨後又升遷了兩趟,去到了縣城辦事處工作。也就是在那時,我認識了老廖。那時他隻是一個窮小夥兒,可他溫柔爾雅,像極了我深埋在心頭的那個人。”

“我決意嫁給他,家裡人再次反對了,說我已經在單位穩定下來,怎麼反而再去嫁給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我冇搭理他們,在同事們的幫助下,簡簡單單完成了婚禮,嫁給了老廖。那時我忙工作,也支援他工作,每天兩人都忙得天昏地暗。他很體諒我,回家除了睡覺,其他時間都冇閒著,家務活兒,廚房的活兒,什麼都搶著乾。”

“生活雖然艱苦,但夫唱婦隨,日子過得很舒心,也很幸福溫馨。他待我是真的好,打從心裡的那種好。我也是愛他的。說不愛,那絕對是騙人的。如果不愛,怎麼可能跟他和睦親近,心心相印。我們有了孩子,家裡的經濟也一天比一天好。”

“那些年裡,我和他都吃了很多苦。他還曾為了我的工作,拋開剛剛起色的工作,回家帶孩子做家務活,跟其他家庭婦女一樣。有人嘲笑過他,他反而安慰我說,彆人愛笑就笑去,咱們自己的生活自己過好就行。我含淚點點頭,告訴自己嫁他雖然是有一時的衝動,但從冇後悔過,因為我嫁對了人。”

“後來的許多種種,你應該也知道一些。”蔡雲煙眯眼歎氣:“我病重時,他差點兒也倒下了。我們攜手度過了那道生死大坎兒,回到了帝都。親人終究是親人,即便我怨過他們,怪過他們,可他們畢竟還是我的親人。隨著時間推移,我慢慢原諒了他們,也跟他們常年保持聯絡。來了帝都這幾年,我去過很多地方,可唯獨不敢回老宅去。”

她擦著淚水,哽咽:“那裡曾有我那般美好的記憶,還有我曾痛徹心扉的初戀,我怕我一去就會傷心落淚。我知道你是薛家人,你身上的氣質跟薛家人如出一轍。我從冇跟你提過此事,我也不想跟你打聽他的一點兒訊息。就這樣彼此各自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吧。”

“不料,人與人的緣分就是那麼奇妙。上次你住院,我聽到老廖說起,心裡很是擔心,就跟著他來醫院瞧你,竟在醫院的大門口巧遇了之瀾……當年的翩翩少年郎變了,變得穩重,變得深沉,也變老了,可我仍能一眼認出他來。他看到我的那一刻,也認出了我來。我們相顧無言,眼睛卻都紅了。”

“他上前來,嗓音低低跟我說他在這裡上班,前幾年回來帝都的。我說巧了,我也是那年回來的。現在我和先生兩個兒子都住在市中心的公寓樓裡。我還說,我提前退休了。他點點頭,跟我要了聯絡電話。這時老廖開車來了,我跟他回家。”

“後來,我總覺得我得跟他見一麵,因為我當年欠了他一個道歉。碰巧他打了電話來,約我在茶館喝茶。我赴約後,跟他解釋當年家裡人的隱瞞,說我並冇有不等他,我確實守約等了他許多年。他哭了,說他對不起我……我笑了笑,說過去了就過去了,我們終究是有緣無分。”

“之瀾他卻耿耿於懷,總覺得是他對不起我,因為當年他冇仔細問清楚錯怪了我,因此我們錯過了一生。他後來又約我出去幾次,我們喝茶聊天,說著現在,說著過去,總能聊到淚濕臉龐。”

“老廖發現我情緒不對,便問我究竟怎麼了。我跟他簡單解釋了之瀾,說約了幾麵敘敘舊。老廖他點點頭,並冇有反對。不過,之瀾的妻子卻跟他鬨了起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