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841章 拜托傳話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841章 拜托傳話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2 01:09:37 來源:sqs

-

薛淩低聲:“我嬸子……肯定是誤會了。”

蔡雲煙點點頭,低喃:“太容易讓人誤會了……怪不得她。他妻子跟他吵了好幾回,不許他再跟我見麵,之瀾生氣跟她吵架。直到前幾天,之瀾匆匆來找我,說陪他出去一趟,說過去的就都過去了,就連當初的誓言都收回。他請了假,打算帶著他妻子去短途旅行幾天,讓她放鬆一些,而他也能換個心情。”

“我見他臉色不怎麼好,來不及跟老廖解釋什麼,匆匆就跟他離開了。在路上,我笑他說不要自欺欺人,我們都知道過去是回不去,所謂的誓言也早已煙消雲散。他歎氣說,隻是覺得心累,想去以前開心的老地方走一走,換一個心情,讓我陪他去。”

“他妻子似乎太偏激,將他氣得不輕,他心中憋悶,所以纔想要找知心的人作伴。我隻好陪著他去了海邊,隨後又去爬山。我們在山上聊了很久,直到傍晚時分才下山。山路難走,天色又暗沉,我下山的時候不小心崴了腳,之瀾忙拉住我,不料他腳下也不穩,兩個人都一起摔了下山。”

“之瀾他護著我,我纔沒摔那麼慘,摔下去後我暈了,他也失去了意識。後來我們在山澗下互相鼓勵,一會兒昏迷一會兒醒,苦苦撐著,總算等到了你們來相救。”

薛淩聽得淚眼模糊,隻能握住她的手,低聲:“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以後都會好起來的,都會好起來的。”

蔡雲煙虛弱低喃:“你跟你嬸子說一聲,我跟他的過去就算再好,也都已經是過去。她能擁有之瀾那麼好的男子,是她的福氣。她是一個好妻子,之瀾待她好,愛家庭愛孩子,一家和睦。老天雖然虧待過我,可也補償了我,給我安排一個深愛我的好丈夫。我和之瀾都很幸運,失去一個青春年少的夥伴而已,還能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我們都很感恩。”

薛淩吸了吸鼻子,不住點頭。

“你放心好好歇息,我會去跟我嬸子解釋的。”

蔡雲煙也累了,虛弱點點頭,閉眼睡了。

薛淩擦了擦淚水,恢複了情緒後推著輪椅出去。

程天源就在門口不遠處等她,忙上前幫忙,“媳婦,回去了嗎?”

“既然下來了,順道去看看之瀾叔吧。”薛淩微笑:“我也有幾句話跟嬸子說。”

程天源往外頭探頭看了看,道:“那等一會兒吧。廖老闆說他要出去買點兒水果給蔡姐吃,估計也要回來了。”

“行。”薛淩點點頭。

不一會兒,廖宗南迴來了,手裡提著一個小網兜,裡頭裝著幾個青翠的蘋果。

“小薛,要來兩個不?新鮮得很!”

薛淩冇跟他客氣,伸手掏了兩個,低聲:“蔡姐有些虛弱,她睡下了,我們先回。”

廖宗南忙點頭,轉身進了病房,將房門合上。

……

那天下午,薛衡醒了,迷糊爬坐起來。

這兩天他負責守夜,媽媽則和程天芳負責白天。

弟弟那邊忙得很,又要手術又要開會又要搞科研,隻能早晚抽時間過來看老父親,根本冇法長時間在這邊幫忙照顧。

弟弟太忙,他隻好自己守晚上。可惜骨科那邊的病房太緊張,本來租下一張床,後來又被要了回去,連一個睡覺的地方都冇有。

他腳上還有傷,開不了車,其他人都要幫忙照顧,根本無暇接送他。

所以他乾脆住在了醫院,白天他偶爾在外頭的長凳睡,偶爾則跑來薛淩這邊的隔壁病床睡。

薛媽媽見他坐起來,忙擱下毛衣。

“衡啊,醒了?來,喝幾口湯!裡頭我下了薑和洋蔘,特意熬給你喝的。”

薛衡道謝接過,吹著喝著。

薛媽媽問:“你這腳還需要換藥不?”

“不了。”薛衡解釋:“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不用敷藥了。天氣熱,敷藥悶得慌。”

這時,程天源和薛淩回來了,還帶來食物的香味兒。

薛衡忙撲了過去,吞口水道:“來來來!有什麼好吃的都拿出來。我午飯都還冇吃呢!”

程天源將一個袋子遞給他,解釋:“裡頭有一份炒麪,給你買的。”

“謝謝哥!”薛衡打開,大口大口吃著。

薛淩見他滿身狼吞虎嚥,忍不住嘻嘻嘲笑他,“吃飽洗一個澡,換一身衣服,都跟街頭巷尾的乞丐差不多了!”

某“乞丐”自顧自吃著,懶得理她。

薛媽媽和程天源一起幫忙換了新床單,笑嗬嗬道:“明天他要是還這麼臟,就不讓他睡了,睡外頭的長凳去。”

眾人都哈哈笑了。

程天源提了水桶,給他提了一些熱水過來,“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薛媽媽忙將他的衣服抱過來。

薛衡歪倒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好,再給我三分鐘。”

程天源解釋:“分廠那邊有爸爸看著,不用擔心。爸爸早上來看之瀾叔,他說那邊不忙,他晚上再過來。”

“三伯好些了嗎?”薛衡苦笑:“他們這幾天忙進忙出的……伯父還撐得住,三伯就忙病了。”

薛三伯連續熬夜兩天,擔心又操心,加上那天清晨打瞌睡吹了涼風,隨後感冒病倒了。

他感冒了,不敢來醫院看望病人,隻好躲在四合院裡給自己煲藥治病。

程天源解釋:“早上爸爸也去看三伯了,說是好了許多,堂哥們下班就去照顧著,幾個孫子孫女也去得勤。老人家還調侃說,還是生病好,大夥兒都去陪他,四合院一下子跟過節一樣,熱鬨得很。”

薛衡苦笑哈哈,“這樣的福氣還是留著過年再有吧。”

倏地想起什麼,他歎氣搖頭:“感覺我們家貌似今年跟醫院真的是超有緣!真特麼慘!”

“滾!”薛淩笑罵:“誰家冇個病痛的?我是生孩子,能比嗎?之瀾叔萬幸隻是傷了骨頭,內臟都已經慢慢在恢複。醫生都說了,養一個來月就能好。”

“就是就是。”薛媽媽道:“錢出了,人平安健康,那就是好事。”

“幸好這幾年咱們賺了不少。”薛衡苦笑搖頭:“不然還得跟窮苦人家一樣,到處去租借,那簡直就是慘上加慘!”

他這麼一說,程天源禁不住想起前一陣子的朱阿春和她的那個靈動兒子小鐵頭來。

也不知道他們母子怎麼樣了?

對某些人來說,生病是一種太奢侈的行為,因為他們病不起,一病可能整個家就垮了。

確實不得不感恩自家,幸好還有一些錢傍身。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