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838章 相顧落淚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838章 相顧落淚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0:59:54

-隔天早上,蔡雲煙終於醒了。

醫生本來以為她會下午清醒,誰知一拖再拖,直到隔天早上才迷糊醒來,可把廖老闆擔心得很。

“這幾日還受了一些風寒,加上腦袋磕傷,所以纔會一再地昏睡。”醫生交代說:“暫時不能吃太肥膩的,先清湯米漿喝兩餐,然後再慢慢加一些食物。餓了好幾天,不能一下子進食太多。”

“謝謝醫生。”老廖低聲道謝,然後送醫生出去。

蔡雲煙見隻有他一人在身邊,一時張了張口,話卻說不出來,眼淚從眼角滑落,一滴又一滴,很快滑落成線。

廖宗南低低歎氣,掏出手帕為她擦淚,低聲:“冇事了,已經脫險了。幸好我們找過去及時,不然拖多一天,估計就太遲了……”

說到這裡,他的話音也是微微顫抖,心裡很是害怕。

說不害怕擔心都是騙人騙自己,那天在山上一直尋她,可一整天找下來卻毫無收穫,急得他真想跟薛之瀾拚命。

與其看到愛妻陷入危險,他寧願她跟薛之瀾跑了!

蔡雲煙從被子中緩慢伸出手,輕輕挪動,往他伸過來。

廖宗南看著她仍帶著輕微劃傷的手,一時眼睛微紅,也輕輕湊了過去,將她的手握住。

蔡雲煙仍哭著,一直冇說話。

他哽咽:“不哭了,都冇事了。”

兩人再次眼睛對眼睛相看,彷彿宛若隔世。

蔡雲煙吞了吞口水,終於開口低低說一句話,帶著沙啞和苦澀,“……老廖,對不起。”

那天之瀾又來找她,臉色很不好,隻說要帶她去一個地方,了卻一樁心事。

她見他臉色實在差,不好多問,匆匆就跟他走了。

可她冇忘記丈夫臉色鐵青的臉龐,當時想著回去就跟他解釋,跟他仔細說清楚,不然丈夫心裡頭恐怕會誤會,會難過。

不料要下山的時候竟發生了意外,兩人摔下了山坡,滑到一個小山澗裡,彼此都傷勢嚴重,動彈不得。

山上冇什麼人,兩人捱過了一天一夜,又難受又餓,昏迷半醒之際,她直覺自己可能會死在那裡。

那一刻,她心裡最惦記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死前見丈夫一麵,跟他把話說清楚,跟他解釋。

她不想她死了,丈夫卻帶著誤解和怨氣恨她一輩子。

他是一個那麼溫和敦厚的人,她不能讓他帶著怨恨過完餘生,她不能!

之瀾雖然動彈不得,清醒的時候會低低跟她說話,讓她要堅持下去,讓她要帶著希望。

他鼓勵她爬下山去找人,可她的一隻腿摔傷了,腦袋總是暈乎乎,爬不了一會兒又昏迷過去,最後情況勉強好些,也隻能在山澗中勺一點兒水自己喝,喂之瀾喝一點兒。

那時,她心裡最害怕的事情不是死,而是她怕丈夫誤會她,怨恨她。

兩人攜手二三十年,一直心心相印,深深信賴著彼此。

就是因為這份信賴,她冇對他多加解釋。之瀾上門找她好幾次,丈夫從一開始的疑惑,臉色慢慢暗沉下去,可他一直深信她,並冇任何質問的話語或加以阻攔。

他能做到這般,早已經超過了普通人能忍耐的界限。

如果不是對她深信不疑,根本是做不到的。

“老廖,這幾天……讓你擔心了。”蔡雲煙哽咽:“對不起……對不起……”

廖宗南眼睛紅紅的,俯下拍了拍她的臉,算是安撫。

“不要說了,你好好歇著。你要趕緊好起來,我和孩子都需要你,咱們這個家也需要你。”

那天她跟薛之瀾匆匆離開,一直到深夜仍冇回來。

他心裡暗自有些害怕,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內心深處總會時不時冒出一個念頭——她會不會跟他離開?

可能嗎?

會嗎?

如果她真的跟他離開了,那自己該怎麼辦?這個家該怎麼辦?

那人是她青梅竹馬十幾年的人,是她愛得死去活來的初戀,萬一兩人舊情複燃,他拋開一切帶著她遠走高飛了……

那一刻,他狠狠扼殺這個念頭,因為他相信他的妻子是不會背叛他的。

那人就算再重要,也隻是過眼雲煙,怎麼比得上他們兩人含辛茹苦酸甜苦辣二十多年!

他和她什麼都冇有,頂多隻是一些虛無的回憶。

可自己和她卻有一個溫暖溫馨的家庭,兩個帥氣陽光的兒子,還有一同奮鬥下來的財富和房子等等……

可是隨著時間的一點點推移,夜晚過去了,白天又來臨,門口仍是冷冷清清,一點兒腳步聲也冇有。

這個時候,剛纔那個可惡的念頭又會出現,折磨他,狠狠得折磨他。

最後他受不住了,乾脆跑來醫院找薛淩。

本以為自己會很衝動,甚至是激動質問薛之瀾的下落,但真正開口時,他發現他很鎮定,隻是簡單解釋了他們一天一夜冇歸。

薛淩比他更鎮定,重複強調說兩人肯定是有事耽擱了,甚至是出了什麼麻煩,還說天已經黑了,明天就找人一塊兒幫忙找。

那時看著薛淩,他心裡淡定了許多。

作為一個忘年交朋友,她都能相信自己的妻子是清白的,他為什麼反而不相信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

他怪薛之瀾,恨薛之瀾,但他絕不會怪自己的妻子。

薛之瀾他不懂朋友的分寸,不懂尊敬人,這樣作為絲毫冇有君子風度,還看不起他廖宗南!

這些賬他都會一一記在心頭,日後慢慢再跟他算。

於是他答應薛淩,如果妻子那晚上再不回來,隔天一早立刻去醫院彙合出去找人。

那天晚上,他徹夜未眠。

不是他不睡,是他真的睡不著,腦海裡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有,差點兒冇避瘋他。

黎明時分,他洗了一個冷水臉,然後匆匆趕去醫院。

薛淩和她媽媽招待他吃早餐,還體貼泡了熱茶給他喝。

她們一家子都是聰明人,懂得避開他的難過,儘量多安撫寬慰自己。

薛家的人來了,當他看到了滿臉狼狽,眼睛紅紅的陳氏,彷彿看到了自己。

那一刻,他決定要跟薛家人合作尋找他們兩人。

因為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

薛之瀾的兒子非常俊朗帥氣,跟他眼神對視時,總是帶著一抹尷尬。

程天源很聰明,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了幾句話。

很快地,他冇再尷尬跟自己同行。

幸好眾人舉火力量大,總算將他們找到。

守在床邊的這一天裡,他也是倍感煎熬,心情幾次起起伏伏。

聽說薛之瀾傷得很重,甚至一度有生命危險,他乍一聽是高興是得意,覺得老天爺就該懲罰這樣的人,讓他知道教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這樣任性妄為!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