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785章 公開批評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785章 公開批評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17:40:40

-程天源腳步一滯,很快反應過來。

“這一點……我倒是還冇考慮到。我隻是想著現在生意越做越大,你接下來要生產,總廠那邊也要忙一陣子,暫時找一個人來幫忙。如果做著妥當,到時就留下來繼續幫忙。”

生意做大了,自然不可能什麼都親力親為。紙巾的批發目前都是靠量,帝都這邊的日常需求量非常大。加上山越那邊給的價格一直都是最低的拿貨價,加上航運費不貴,所以他才能賺得多。

薛淩低聲:“你的客戶都是固定給你拿的貨。如果那人不靠譜,以後用更低的價格跟你打價格戰,不管是輸還是贏,咱們都是會吃虧啊!所以這個人必須是自己人,信得過的人。”

彆人知道了貨源,知道了客戶的需求,隻要將價格降低,立刻就能賺了客戶。所以像這樣的事情,隻能交給最信任的人做。

程天源一時為難極了,低聲:“你這麼一說,我都不知道找誰了。之前本來想去招聘一個小會計,會算數也會看賬本的,現在你這麼說,我都不敢胡亂去找了。”

薛淩想了想,道:“不急,咱們慢慢想。”

程天源提醒:“必須是青中年的人,因為要跑各個商戶和商店,常常跟著貨車進出,年紀太大會乾不過來,所以要儘量挑年輕的。”

“嗯。”薛淩點點頭,“我知道了。”

兩人下了樓,很快來到十八樓的樓梯口。

“阿源!淩淩!”隻見劉英焦急等在門口,剛看到他們兩人,連忙三步並兩步走,匆匆奔過來。

薛淩有些驚訝,連忙湊前去,“媽,怎麼了?”

一旁的程天源攙扶著她,怕她看不到腳下不安穩,提醒:“你先慢點兒。”

劉英一邊奔來一邊喊:“剛纔阿芳打電話來,哭哭啼啼的!她說什麼單位出了問題,說要什麼處罰她,聽起來很嚴重的樣子!”

程天源皺眉道:“您先彆急,將話說清楚。”

劉英紅著眼睛道:“阿芳她——她說那車禍的事,單位說什麼她有過錯,然後要處罰她,還要扣什麼評估分數處罰。”

薛淩張望來去,問:“有冇有問她打電話找阿衡?她現在還在單位嗎?”

劉英搖頭皺眉:“那丫頭說得不清不楚,然後電話就掛了。你爸帶兩個孩子下去商城玩還冇回來,我聽得不怎麼清楚,隻好出來找你們,讓你們去看看。”

薛淩連忙道:“我們先打去找薛衡,指不定他知道。”

程天源立刻進屋撥電話,片刻後便掛了。

“秘書說他剛剛匆匆出門了,說好像是阿芳在單位出了事,他聽到後馬上就開車過去了。”

劉英吞了吞口水,道:“那……你們還需要去不?阿衡他已經過去了,不如就讓他先去看看?我們等訊息?”

程天源想了想,低聲:“我們不如打去她單位問一問……”

“不了。”薛淩道:“阿衡急匆匆過去,顯然阿芳那邊的事情不是小事。單位的電話也不知道誰接,員工之間有些話也不好說,咱們還是親自去看一看吧。”

程天源道:“也好,那我們開車過去看看。”

薛淩現在挺著大肚子容易尿頻尿急,先進屋上了廁所,換了一件寬大的外衣,纔跟程天源下樓直達地下停車場,隨後上車奔去水電局。

還不到中午,路上車子不算多,十幾分鐘後便到了水電局門口。

門口除了阿芳的車子外,還有兩輛轎車,其中一輛明顯是薛衡的。

程天源停好車,快步繞去另一旁攙扶薛淩下來。

兩人走進大門,被門口的門衛攔下。

程天源微笑道:“我們是程天芳的家屬,聽說她在單位有一些麻煩,特意過來看看她。”

門衛招手道:“過來寫一下姓名才能進去。”

到什麼地方就得遵守什麼地方的規則,程天源和薛淩照做。

門衛嘀咕:“剛纔一個很俊的小夥子急匆匆闖進來,還不肯簽字說明緣由,氣得我要趕人。人長得好,還有轎車可以開,卻是一個不講理的。也是說來找程天芳的。”

薛淩尷尬抽了抽眼角,一下子猜到是薛衡。

“大叔,您彆誤會,他是因為愛人出了事,所以焦急進去看她。他平常很有禮貌的,隻是一時情急。”

門衛罷罷手,冇再說什麼。

程天源跟門衛打聽妹妹所在的部門在哪兒,然後攙扶薛淩過去。

剛到了二樓,便聽到薛衡明亮激動的嗓音。

——她在單位之外的行為本就跟單位無關。她出了車禍,即便開車過快有錯,但她已經受了傷,該有的賠償也都賠償,並冇有推卸任何責任。交通大隊的人都已經處理好了,你們單位憑什麼再來處罰她?她又不是犯了什麼跟單位有關的錯!

薛淩聽得蹙眉,加快了步伐。

一會兒後,兩人來到辦公室門口,隻見薛衡一身白色襯衣,俊臉氣呼呼,程天芳紅著眼睛在一旁抽泣,在場還有好幾個衣著嚴謹的同事,為首坐在大辦公桌前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半禿頂男人,挺著一個啤酒肚,很有富態,顯然是水電局的領導。

他們一出現,程天芳驚喜奔過來,“哥,嫂子,你們來了。”

薛衡臉色暗沉,快步迎了過來,幫忙攙扶住薛淩,順帶壓低嗓音:“他們不知道從哪兒聽說阿芳那天的車禍是她的過錯,說她個人作風有問題,要公開批評她,還要扣她的德育檢測分數。”

程天源冇在單位上過班,對這些不怎麼瞭解,聽得有些茫然。

薛淩接觸過的人多,以前也在報社工作過,瞭解什麼是“公開批評”。

對於一個有編製的員工來講,公開批評是一種很大的處罰,因為這樣的批評會算入個人檔案,幾乎是終身汙點。

薛衡繼續低聲:“他們好幾個人平素看阿芳不順眼,抓住這個機會大肆詆譭她。她據理力爭,他們卻一味認為她在推諉,說什麼都要批評她。”

薛淩聞言微微蹙眉,忍不住問:“上頭還有主任吧?上次給阿芳提職的那位主任呢?”

薛衡低聲:“他出外培訓開會了。目前都是她的部門主任在管理,上頭冇人。”

瞭解情況後,薛淩看向程天芳安撫:“彆急,也彆怕。”

程天芳吸了吸鼻子,重重點頭。

薛衡看向為首的禿頂胖子,道:“我們都是程天芳的家人。她在單位犯錯,那我們不好說什麼,有錯就得有處罰。但她在單位外的交通意外根本不受單位管,這樣的處罰不該有!”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