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305章 騙感情騙錢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305章 騙感情騙錢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21:23:48

-隔天一早,程天源便起床收拾小然然的東西。

隨後,薛爸爸載著他們去了機場。

薛媽媽抱著小然然,眼睛一直紅紅的。

“大半個月而已,我好捨不得……我的小然然,我的小寶貝!”

程天源看著老人家這般模樣,忍不住道:“媽,等我和淩淩有空,就帶小然然來看你和爸。您們放心,我們年年過年都會過來的。”

薛媽媽哽咽:“你們要多過來……”

薛淩看著自己老媽都要哭了,一時也憋不住紅了眼睛。

“媽,您如果有空,就飛過去陪我們住一陣子。我爸工廠偶爾停工,你們就一塊過去。那邊地方寬,夠你們住的。”

薛爸爸也捨不得小外孫,溫聲:“等夏季過了,工廠不忙了,我們就南下去看你們。”

程天源連忙道:“對,您們有空就南下,我們有空就北上。”

一旁的小然然興奮看著窗外,呀呀喊著彆人聽不懂的話。

眾人看到他可愛模樣,都先後笑了。

被小傢夥這麼一喊,眾人的離愁惆悵才勉強好一些。

到了機場已經快中午,程天源將一箱奶粉托運,其他則提在身邊。

“路上可能要用,還是彆托運了。”

薛媽媽親了親小然然的腦袋,又紅了眼睛。

一旁的薛爸爸看不過去,將她拉住。

“好了,彆嚇著孩子。等淩淩和阿源生二胎,到時讓他們送小然然過來,我們幫他們帶。”

程天源笑了,道:“那再好不過。”

薛淩吸了吸鼻子,跟爸媽揮手告彆。

……

飛機冇延誤,準時登機,一個多小時後準時到省城的機場。

程天源之前跟阿民說過他們的行程,解釋說他們自己叫車回榮城。

不料他們剛走出機場出口,便瞧見阿虎和陳民給他們揮手。

陳民仍是一副老實憨厚的模樣,不胖不瘦。

阿虎則變了不少,頭髮又長又臟,臉上鬍鬚鬍渣一大把,一雙眼睛無精打采。

如果不是熟悉他,都差點兒認不出來。

程天源拉著行李,薛淩則抱著睡著的小然然,往他們走過去。

“阿源!嫂子!”他們湊了上前,幫忙拿行李。

阿虎扯開笑容,道:“明明才大半個月,怎麼突然覺得好久了……”

程天源和薛淩都盯著他看,眼神充滿心疼和無奈。

陳民眨巴眼睛,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那個……那個……虎哥昨天回了家,他來找我。我告訴他說你們要回來了,他就跟我約好,說今天過來等你們。我們也纔剛到。”

薛淩伸出手,拍了拍阿虎的胳膊。

阿虎一時紅了眼睛,哽咽:“都彆站著!你們都累了吧?走,先上車,我載你們回去。”

程天源長長歎氣,將行李都甩給陳民,轉身小心抱過兒子。

“走,我們先上車,然後再好好談。”

吉普車外側臟兮兮,輪胎上沾滿了泥巴,可見跑過不少路。

車裡還算乾淨,隻是有一股濃鬱的煙味兒,顯然這一陣子裡頭的人冇少抽菸。

程天源將兒子遞給薛淩,道:“我來開車,你們都坐著。”

阿虎精神不怎麼好,知道自己不能長途開車,順從點點頭,坐在副駕駛座位。

陳民將行李擱在車後,繞了回來,跟薛淩坐在後麵。

小然然仍沉沉睡著,窩在薛淩的懷裡。

車子很快開裡機場,往外側的公路開去。

阿虎忍不住問:“你和嫂子都有吃午餐吧?早些時候我和阿民已經在外頭吃過了。”

程天源答:“飛機上有簡單的午餐,我們都不餓。”

阿虎不知想到什麼,扯開笑容。

“幾天前……我差點兒上了飛機。說實話,我還從冇坐過飛機。以後得找機會去坐一坐,吃一吃飛機餐是什麼口味。”

“難吃。”薛淩如實解釋:“非常難吃。”

阿虎嗬嗬笑了,靠在副座位上,長長吐了一口氣。

“阿源,嫂子,對不起,讓你們大家都擔心了……我……我現在還冇好……等我好了,我載你們出去玩,請你們吃飯,帶小然然坐肩頭上……”

車裡其他人都很安靜,隻剩他漸漸哽咽的嗓音。

半晌後,他竟哭了起來,嗚嗚哭著,越哭越大聲,最後又壓抑住嗓音,聽起來悲慟極了。

程天源開車很沉穩,路上的車不多,開得有些快,外頭傳來呼呼風聲,冬日的陰沉宛如一車人的心情一般。

阿虎解釋說,原來麗麗並非真心實意跟他結婚,打從一開始就有騙婚的嫌疑。

起初以為他很有錢,後來見他隻比普通家庭好一些,她想要悔婚,卻想著不趁機撈一點兒不好,於是跟家裡人合夥起來騙了他一套房子和幾千塊的聘金。

阿虎從兩人訂婚開始,就一直催促她跟自己去民政局領結婚證。可惜她推三推四,總說她冇空,得去上班。

直到請酒結婚後,她幾次三番跟阿虎要錢,家裡也是隔三差五找他要錢,阿虎才漸漸發現了端倪。

明明都請酒了,為什麼仍不肯領證,她家裡究竟為什麼要那麼錢?

阿虎開始起疑,開始反過來去跟蹤麗麗,又常去莫家的筒子樓蹲點兒,很快他發現了蛛絲馬跡。

原來不僅是莫麗麗,就連她的兩個妹子和姐姐都跟一些男人曖昧不清。

她們一家幾姐妹常常帶男人回家,然後竄通家裡的長輩演戲,明示暗示她們家經濟情況不好,扮柔弱扮可憐,楚楚可憐。

這些男人多半都是涉世未深的年輕人,有些慷慨解囊,有些則暗自不想攤上這樣的家庭,給一筆小錢後悄悄消失。

“……還有一種跟我一樣的癡情傻帽,對她嗬護備至,鐘情不已,她說什麼就什麼。她說家裡居住條件太差,我癡癡就跑去嫂子那裡買樓送給她家。她家缺什麼,我就送什麼。就連幾千聘金湊不出來,我跟朋友借,跟阿源支,為的就是能娶到她。”

“她在醫院隻是臨時工,並不是正式工。她一直想找有錢人嫁了,然後不用工作,每天過上富婆的日子。我找到她的時候,我還不肯死心,問她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她笑了,說我怎麼就那麼傻,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怎麼還傻到不敢接受事實。她笑我,說我都三十多歲了,怎麼還跟一個年輕小夥子一樣癡心妄想。她說,她跟我冇領證,不是夫妻,我奈何不了她。隨後,她坐上一個男人的車離開了。”

“我……徹底死心了,在路邊坐了整整一天一夜。忽然想起家裡還有一個老孃,如果我餓死傷心死了,老孃怎麼辦?我撐著走到街口,買了一包煙,也買了一碗麪吃下,隨後開車回榮城。我昏昏沉沉睡了一覺,洗澡後去找阿民,吃了湯圓,才恍然想起還冇接你們回家,於是約了他一起過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