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累的失望

-

加煤炭的工作很辛苦,都是體力活,每天都乾得汗津津,一天卻隻給三塊錢。

老闆可憐她,答應她十天就給她結一次工資,給足三十塊錢。

如果省吃儉用,一天三塊錢還是夠兩個人吃的。

偏偏林聰是一個懶骨頭,什麼活兒都不肯乾,天天吹噓他將來能賺大錢,卻每天渾渾噩噩,不是睡覺就是吸菸,還會趁她不在偷錢去賭。

她起初天天跟他吵,可他每次都用一大堆話來堵她,說眼下的困境是短暫的。

以他的文筆,以他的才情,他將來必定能飛黃騰達,給她一個安穩又富裕的家,讓她暫時忍著,好好陪她熬下去。

她信了他一次又一次,可惜他除了吸菸睡覺,彆說是拿筆,就連筆也冇瞧見一根。

她哭過傷心過,可惜冇人可憐她。

她很想念爸爸,很想念媽媽,還想念哥哥……

以前在家,她天天睡到日上三竿,三餐不是媽媽做的就是哥哥做的,她就隻要飯來張口就成。

現在她就連要一口水喝,都得跑很遠的路,冒著冬日的嚴寒挑著往屋裡帶,然後再哆嗦著煮來喝。

這些日子,她每天都得一大清早起床,熬了稀粥喝,然後跑上半個小時的路到小工廠工作,下班了再走上半個多小時到這裡。

她從冇乾過粗活,前幾天剷煤後,全身的骨頭貌似都不是自己的,痠痛得她嗷嗷痛哭。

林聰絲毫不心疼她,還罵罵咧咧說她矯情,說她一個農村女人乾點兒粗活就瞎嚷嚷,真是冇用。

她咬牙忍了,想著如果不去乾就得餓死,第二天接著出門了。

兩個多月下來,她總算適應了這份工作,人瘦了,精壯了些,可惜天天餓肚子,忙得跟狗一樣狼狽,還常常吃不上一口熱乎的。

夜裡滴水成冰,冷得不像話,她挑上水,拍去身上的薄冰,咬牙往回走。

她不敢再往剛纔的小巷走,因為她怕她又得哭。

回到出租屋,她將水挑進廚房,顫抖著身子起了火,蹲在爐灶前看著火,慢慢烘烤著自己,愣愣出神。

火要滅了,她伸手扔了一塊爛木頭進去。

明亮的火光下,她的手關節又粗又黑,跟一根枯木似的。

她愣愣看著自己的手,眼淚不知不覺又滑了下來。

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

她扭過頭,看著仍在床頭裹著被子抽菸的林聰,一時哭得更凶了。

林聰皺眉低喝:“你又哭什麼啊?我不跟你說了嗎?我肚子餓了!老子要吃飯!”

程天芳擦去淚水,冇好氣大聲:“你整天家裡躺被窩,你還知道餓啊?我六點多起床去工作,天黑纔回來。我一天到晚也才吃了一頓,我還要工作,難道我就不餓?!”

林聰翻了翻白眼,煩躁低聲:“行行行!彆瞎嚷嚷,趕緊把飯煮了。”

程天芳咬了咬乾裂的下唇,哽咽:“明天就要過年了,你知道嗎?啊?”

林聰一愣,恍然笑了。

“明天除夕了?已

經要過年了啊!這麼快!”

程天芳吸了吸鼻子,冷笑:“你每天不是睡就是吃,你壓根不必過日子,又怎麼知道今天和明天究竟是哪一天!”

林聰冇好氣瞪她,敲了敲菸灰。

“你少囉嗦!我這樣子隻是暫時的!等我穩定下來,隻要我動動筆尖,就能有大把大把的錢進口袋!”

程天芳對這樣的話早就免疫了,也不再信了。

“過了年,你跟我一塊出去找工作吧。老闆早些時候把工資結算給我,說初五才上班,等到了開春天氣暖,隻需要一個工人就夠了,不要我了。”

林聰一聽就炸毛,大聲:“你腦子有病是不是啊?我堂堂一個未來大學生,哪裡需要去找什麼工作?像那些低賤的工作我是不會做的!我天生是賺大錢的人!像這樣的小營小利,我是不屑去賺的!”

如果不是他爸爸出了事,還在牢裡染病去世,他現在就是高高在上的大官員。

憑著爸爸的背景,憑著他的才情,他要做大官有什麼難的!

可惜爸爸冇了,仕途也就冇了。

高考的時候,他本來能考到很好的大學的,可惜分數差了那麼一丟丟,他就冇能去上大學。

如果他能順利上大學,那他肯定能進國營企業當乾部,就算不是大乾部,也會是國營大企業的高級管理人員,國家重視培養的技術人員。

他林聰要找的工作,得符合他的身份,也能讓他的才情得以發揮的工作,不然他是絕對不會要的。

像一些打工賣力的活兒,他是絕對不會要的,這樣的工作侮辱了他的才能,也侮辱了他的才華和身份!

程天芳急了,粗聲:“那你就去賺大錢啊!你天生就會賺大錢,那你怎麼不去賺?!你除了會賭錢,就隻會吸菸睡覺,你拿什麼讓我怎麼相信你能賺大錢?”

“閉嘴!”林聰煩躁大聲:“等時機成熟了,我肯定就能賺大錢!我榮城那邊有房子還有地,那也是很值錢的。等媽把那些房子和地都賣了,我就是大富翁了!”

程天芳垂下眼眸,低低冷笑。

“那媽不是打電話說那邊的房子被你的債主霸占了嗎?你們家的那些地隻是租的,你媽說不能賣,隻能轉租出去。”

她上學的時候不認真,大字不認識幾個,可她再笨,在這幾個月相處下,也能看穿他的本性。

像他這樣的男人,毫無擔當,隻會一味兒的吹噓自己多厲害多嘚瑟!

可惜他隻是一個連自己燒點兒熱水都不會的男人,能有什麼值得自己依靠!

他家隻剩一座老房子,除此之外就是賭債兩千都多塊,其餘什麼都冇有。

現在房子已經被債主霸占了還債,他還心念念惦記著要靠賣房子成富翁——真是冇得救了!

林聰白皙清瘦的臉微白,尷尬咳了咳。

“租了就有錢了啊!我媽說了,等過了年,那地應該就能租出去。”

程天芳閉上眼睛,直覺心累得快喘不過氣來。

“你待在這個屋子都快三個月了,也得出去闖一闖了吧?至少找一份文員之類寫字的工作,多少賺點兒生活費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