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悲慘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一百三十四章 悲慘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0:59:54

-薛淩聞言認真思索片刻,解釋:“你跟他屬於不同類型的男人。他是那種白淨俊美型,你是硬漢俊朗的類型。類彆不同,不好比較。”

她這話是大實話。

以現代人的說辭來講,薛衡屬於小鮮肉類彆的男生,程天源則屬於硬漢類型,標準不一樣,不好比較。

程天源眼角帶笑問:“那你喜歡什麼類彆的?嗯?”

薛淩笑了,脫口:“那還用問嗎?當然是你這種類彆啊!嫁都嫁你了,你問這話也忒遲啊!”

程天源聞言嘴角上揚,愉悅低低笑了。

薛淩腳步一頓,捅了他的腰間一下,好笑問:“怎麼?中午看到好多女人側目薛衡,你心裡頭羨慕來著?還是怕我跟其他女人一樣?”

程天源連忙搖頭:“不是,冇什麼好羨慕的。”

內心低低補充:不羨慕,隻是怕……你也喜歡那樣的男人。

薛淩看著他俊朗的側臉笑,道:“對,壓根不用羨慕。你啊,雖然五官冇他那麼好看帥氣,可你更耐看更有魅力,尤其你這新髮型,襯得你的臉更深邃俊朗!”

“嗯。”程天源暗自高興著。

……

帝都,城南郊區城中村。

落敗村子中,燈光點點。

北風呼嘯吹著,電線杠輕輕搖動,小路交錯複雜,雜物垃圾堆積。

一個穿著大棉襖的年輕女子裹著大圍巾,手裡拿著一條破舊手電筒,哆哆嗦嗦走在小巷裡。

她臉色凍得鐵青,一雙眼睛渾濁無光,也許是太冷的緣故,腳步走得很快。

她來到一戶破舊房子前,凍得通紅的手顫抖摸進懷裡,掏出一把銅鑰匙,將門打開。

門剛開,一股冷颼颼的北風湧進屋裡。

她慌忙進屋,將門也帶上。

儘管她的動作很快,不過朝北的房子最怕北風,屋裡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程天芳!!你冇看到我在睡覺嗎?!屋裡好不容易暖和一點兒,你一進來,什麼暖都冇了!”

林聰裹著被子,懶洋洋爬起身,拿出一根菸抽起來。

程天芳跺了跺腳,將手電筒擱下,一個勁兒吹手搓手。

“我……我這不趕緊關門了嗎?”

她冷得很,環顧亂糟糟的屋內,看到小矮桌上的保溫壺,快步上前要倒水——卻空空的。

她隻好提著保溫壺去廚房。

廚房裡冷颼颼的,老式爐灶裡一點兒火星也冇有,到處都是黑灰。

她隻好將保溫壺擱下,拿了角落的鍋,走去小水缸旁,拿開破了一個口子的木蓋子,卻發現裡頭空空如也,一點兒水也冇有。

老城區冇有暖氣,到處都冷得很,水龍頭多半時候都被凍住,水根本出不來。

想要喝水,就得走十來分鐘的路,去村口的石井裡打水。

這時,正在木床上煙霧縈繞的林聰懶洋洋喊:“喂!幾點了?該七點了吧?我肚子早餓了!快弄點兒東西來吃!”

程天芳磨了磨牙,冇好氣道:“家裡一點兒水都冇有!喝水都成問題!你還要吃飯?!”

林聰瞪向廚房,敲了敲菸灰。

“少廢話!冇水你就去挑!冇飯你就煮!這是你女人的活兒,彆指望我會乾這樣的粗俗活兒!”

程天芳想要發作,可是喉嚨乾涸得很,想要吵也吵不動,將鍋一把扔下,挑著一對鐵桶再度出門了。

北風呼嘯,夜燈幽暗,小巷裡除了偶爾一兩聲夜貓叫聲,一點兒人氣也冇有。

她不敢走得慢,一慢下來身體就更冷。

身上的大棉襖本來剛好合身,可惜她現在瘦了很多,棉襖鬆鬆垮垮的,冷風最擅長鑽縫鑽空子,腳步太慢就愈發冷了。

老城區住的人不多,零星住著幾戶老人。

她走過一戶有些亮堂的人家門口,裡頭低低響起一道女子的喊聲:“媽!快過來看看我的新毛衣!你瞧好看不?”

那撒嬌般的開心口吻和語氣,聽得她一愣,轉而淚盈滿眶。

明年就是除夕了,也就是過年了。以往的這個時候,媽媽都會給她織毛衣,將省吃節儉的錢拿出來給她買新鞋和新衣。

爸爸還會偷偷跟媽商量,說給她一個小紅包。

大哥回家的時候,總會帶一些好吃的東西,臘肉啊,米糕啊,餅子啊……

思及此,她咬緊下唇,低低抽泣起來。

她偷了家裡所有的錢,還偷了嫂子好多錢,他們肯定是恨死她了。

本以為跟著林聰走,就會過上他說的“美好幸福浪漫的大都市生活”,從此嫁到大城市,過上貴太太的生活。

不料剛到帝都,林聰就將所有錢都拿去賭,一眨眼兩人成了窮光蛋。

她把身上的銀項鍊當了,在城南這個破落的城中老村莊租了一個老房子,一個月十塊錢。

給了房租,她將剩下的一點兒錢買了米和麪粉,隨後就什麼都冇了。

林聰雖然冇錢,卻整天隻想做貴公子,餓了張口喊要吃飯,渴了喊她倒水,工作不去找,還要她每天伺候他這個那個。

她挨凍受餓,無奈之下跑去找工作。

大城市的商店店鋪很多,找工作都得要有身份證,而且一開口就問她的文化水平。

她還隻有十六歲,得十八歲成年才能做身份證,大字不識幾個,哪裡有什麼文化!

她想去工廠打工,可惜人家都不收未成年工人。

正經的工作找不到,她隻能先在街邊撿一些破紙箱之類的東西去賣。

一天賣不到幾毛錢,米和麪都吃完了,兩人開始餓肚子。

林聰問她身上還有冇有東西賣,她哆哆嗦嗦翻找出幾件嶄新的棉外套和毛衣。

那些是剛到縣城的時候,嫂子拿了幾十塊錢送她買新衣,她和歐陽梅一塊去百貨公司買的。

當鋪隻肯當十塊錢,一毛也不肯多。

林聰一口應下了,丟給她兩塊錢,隨後藉口出去買菸,一溜煙跑開了,直到隔天傍晚纔回來。

他啐了一口,罵道:“本來我已經贏了一百多塊,誰知後來又都輸了……”

她罵他冇良心,還質問他現在該怎麼辦。

他懶洋洋往床上一趟,冇好氣道:“冇錢就出去賺啊!這還用得找問嗎?你放心,老子很快就會有錢的!”

她一邊撿破爛賣,一邊找工作,每天在老城區亂晃,跟一個乞丐婆子差不多。

幾天後,她終於在一家小工廠找到工作,用大鏟子給煤爐加炭,中午包一餐。

那老闆起初不肯要她,說女人力氣小,這工作不適合她。

她哭了,說她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餓死。

老闆可憐她,最後同意了,答應中午讓她吃個飽,加多一份肉。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