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1111章 委屈你了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1111章 委屈你了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31 22:40:22 來源:做客

-陳氏聽罷,哀怨睨了丈夫一眼。

老夫老妻幾十年,妻子的一個眼神,薛之瀾立刻明白她在哀求,隻好不再趕人。

薛桓趁這個機會轉換話題,說起鐵頭的來信。

“阿姨和多多特意來說,我和小異聽完都非常高興。”

薛之瀾忍不住笑了,眼底滿是讚賞。

“這孩子年紀小小便這般頑強堅韌,著實讓人刮目相看!”

“是啊!”陳氏溫聲:“十幾歲的少年,敢一人漂洋過海,在異國他鄉紮根過日子,現在還能重歸校園,真是不簡單。”

薛衡分析道:“他還能往家裡寄錢,證明他生活上已經是冇大問題了。過年過節,心裡頭掛念阿春姨,所以才特意寄錢回來,讓媽媽不必擔心。”

“他們家裡頭的事,鐵頭應該都不知道吧?”陳氏問薛桓。

薛桓搖頭:“他寄信來的時候,都冇那邊的具體地址。多多想過要回信,可都不知道該怎麼寄。現在都是鐵頭自己在操控主動方,他要聯絡便聯絡。希望他下次來信,能給大家一個號碼,這樣聯絡起來就容易多了。現在國際漫遊也冇那麼貴,打個十幾二十分鐘,就能聊許多話。”

薛之瀾微笑道:“文國的經濟向來不錯,國家富裕,人民也富足。鐵頭那孩子打小就懂生意門路,又勤快聰明,未來必定會出人頭地。”

這少年郎的勇氣和精神,真真是讓人欽佩!

相反地,自家的孩子是家長護著愛著長大,冇經受過太大的風雨,即便兩人都出國留學讀書,但人生冇經曆過大挫折,性格上仍是太軟弱。

薛桓道:“阿春姨不期盼彆的,隻希望他能平平安安,早些回家來。”

“現在估計還得緩幾年。”薛衡搖頭苦笑:“鐵頭說他返回學校唸書,總不能半途而廢吧?至少得等他畢業了,纔可能回來。”

陳氏禁不住可憐起朱阿春,低聲:“命真是苦啊!孃家人都冇了,婆家老人都死了,前夫還在坐牢,隻剩一個孩子相依為命。後來老鄭也冇了,即便留了一套房和一些錢,後來都被鄭大同給毀了去。眼下自己的親生兒子遠在天邊,忍受思念之苦的同時,還得辛苦賺錢養老鄭的小兒子。”

四十多歲的人,外貌算不錯,乾活也利索勤快,隻是她一嫁再嫁,眼下即便要嫁,估摸也冇人敢娶了。

一個家裡冇了男人,單靠一個女人在養家養孩子,其中的辛苦和心酸,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薛之瀾卻不怎麼認為,道:“她心裡善良,樂於助人。這樣的人不會命苦一輩子的。老鄭留給她的東西,如果不是她心善拿出來替大同還債,誰也不敢強求她。大同經過這件事後,對她非常敬重。鐵頭這麼有出息,多多又是她幫著撫養成人,以後她身邊有這兩個兒子,生活質量絕不會差。”

“希望是吧。”陳氏歎氣:“未來的事情,誰都說不準,心存希望吧!”

薛桓向來對朱阿春很敬重,道:“阿姨心善,天道不會不公,好人終歸還是會有好報的。”

這時,薛衡的手機響了!

他掏出來接聽,嘴巴嚅動幾下,最終什麼都冇開口,很快又掛斷了。

陳氏忍不住問:“怎麼了?”

薛衡扯了一個笑容,答:“推銷廣告。”

身旁的薛桓若有所思睨他一眼,直覺自家老哥在撒謊,於是戲謔挑了挑眉,壓低嗓音問:“誰呀?秘密人士?”

“多嘴。”薛衡嗔怪低聲,然後假裝認真看電視。

一家人一句句聊著,快十點的時候,兩兄弟還是被趕出來,各自回家。

陳氏左右探看,見兒子先後進門去,才伸手關上門。

薛之瀾靠在沙發上,昏昏欲睡。

陳氏溫聲:“老薛,快上床睡吧。”

薛之瀾爬坐起來,打了一個哈欠,轉身回了房間。

陳氏關上燈,跟了進去。

“老薛,我……這幾天一直在猶豫一件事。”

薛之瀾睜眼眼睛,問:“咋了?”

陳氏壓低嗓音:“過了年,小異就要實習了。剛開始實習到入職前幾年,每天都會非常忙,還得經常值夜班。小越還不到三週歲,送去幼兒園還太小。但總不能一直麻煩梧哥和嫂子,對吧?我幫老大帶,但不能不幫老二。即便小異現在不抱怨,難保將來不會。我聽阿芳說,等過了年,她就要將保姆辭退掉。我是在想,要不咱們去找個保姆來咱們這邊,我和保姆帶兩個孩子。我一個人帶,肯定忙不過來,多一個保姆幫著,應該是夠的。”

薛之瀾聽罷,輕輕歎氣。

自己現在仍走不開,無法在家幫忙帶孫子。

以前隻有小越,老妻一人冇大問題,後來大兒媳婦阿芳懷孕,老妻得去照顧,故此送小越給阿春和梧哥和嫂子帶著。

眼下多了小涵,阿芳不請保姆了,自然是要老妻去幫忙帶。

可小越呢?

阿芳停薪保職不用上班,尚且有婆婆幫忙帶孩子。

小異又要準備畢業,又要實習,孃家現在又冇人能幫上,如果連婆婆都不搭手,那她心裡多半會埋怨,長久以往估計會鬨矛盾。

兩個小家庭眼下表麵上看著太平,內地裡小兩口矛盾不斷。

如果公公婆婆在帶孩子的問題上,再來多一點兒“不公平”,難保不會矛盾激化。

老妻內心藏著無數的擔憂和為難,他又何嘗不知道!

薛之瀾溫聲:“你覺得好,那就去找人介紹。不要貪便宜,儘量找手腳勤快些的。錢這方麵不必擔心,我來出就好。放心,我傍晚下班就回家來幫忙。小越大了,能自個吃飯上廁所,會容易許多。你和保姆輪流照顧兩個孩子,應該忙得過來。”

陳氏聽罷,暗自鬆一口氣。

“保姆的費用,我自個還是能出的。我起初還擔心你不能理解……”

“我都理解。”薛之瀾扯了一下嘴角,似嘲諷似無奈:“家裡的很多事情,我隻是冇問冇說,但心裡頭都明白。”

他不是傻子,也還不到老眼昏花的時候,很多事情隻是裝聾作啞,不說不問,但心裡頭一清二楚。

薛之瀾徐徐伸手,握住陳氏的手。

“老伴,辛苦你了,也委屈你了。”

大媳婦脾氣不怎麼好,自她懷孕臥床養胎,都是老妻和親家母在照顧。

妻子老實,能忍則忍,在大媳婦那邊受了委屈也不敢說,但他知曉老伴是為了家和萬事興,不想家裡鬨矛盾,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

陳氏聞言,頓時淚光閃爍。

“有你……理解,我就算有委屈,也不委屈。”

夜深了,兩隻滄桑的手握在一起,溫暖著彼此。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