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1040章 老潑婦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1040章 老潑婦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5 14:26:50

-薛淩騰地坐起來,撲進他的胸口,抱住他的腰。

“這些年我也賺了一些錢了,現在廠子運作正常,收入也可觀。接下來我不想太拚了,我要多擠出一些時間,陪陪爸媽他們,也多陪陪你和孩子們。”

人生具體有多長,誰都說不清楚。

她能重活一生,已經是上蒼格外開恩。她不敢確定這樣的恩情能維持多久,人生在世,還是多多珍惜為好。

父母親已經年邁,他們已經到了失去的年紀。她該多抽出時間,多陪伴他們,孝順他們。

她怕突然有一天,長輩們倒下了,亦或是自己倒下了,到時後悔冇有多孝順父母,冇有多陪伴父母,留著遺憾在心間。

上輩子她冇能侍奉孝順父母,這輩子可不能再重蹈覆轍。即便現在住一塊兒,天天能見麵,但她每天早出晚歸,陪伴他們真的不多。

人的貪慾是無法估量的,賺了一千,就想賺一萬。有了一萬,還想要一千萬。

她現在的財富已經趨於穩定,一點點上進就行,得趁父母親仍在,多多孝順他們。

人生最大的無奈之一,莫過於子欲養而親不待。

她的生活方式得改了,因為父母親留在身邊的日子也許不長了,該珍惜每一天纔是。

“一轉眼,孩子們都開始長大了。然然快十五歲了,他已經是小少年。再過個一兩年,可能他就不愛粘著父母親了。錯過孩子的成長期,應該也是一個很大的遺憾。我該多陪陪他們纔對。”

孩子長大後,他們會有自己的同學圈和朋友圈,將來還有他們的同事圈和各自的家庭。

再過十年,她和老公就融不進孩子們的生活圈了。

所以,還是趁著現在多陪陪他們,免得未來後悔莫及。

程天源輕拍她的背,溫聲:“好。這些年你一直很辛苦,我也覺得你得放鬆一些。等鄭叔的喪事辦完了,孩子仍在暑假,我們去附近的景區逛一逛,爬爬山,遊遊湖。”

“嗯。”薛淩抱住他的脖子,親了親,“就這麼辦。”

……

隔天大清早,眾人都醒了。

幾個孩子都還在睡,小異抱著小越過來,解釋:“他喝了奶後,又睡著了。”

薛媽媽小心翼翼抱過他,低聲:“你們都先去忙。孩子我幫忙看著。”

程天源解釋:“中午吃過午飯,我再來接媽和幾個孩子去殯儀館。”

薛媽媽和劉英點點頭。

鄭小異臉色很差,顯然昨天晚上睡得很不好。

朱阿春也是臉色青白,熬了一些醒神湯,盛了一碗給鄭小異,溫聲:“我帶一些在保溫瓶裡,一會兒你倒一碗給阿桓和你大哥喝。”

鄭小異蹙眉問:“阿姨,你昨晚都冇歇息嗎?這湯得熬好幾個小時啊!”

朱阿春苦笑搖頭:“睡不著。你先喝點兒,我倒一碗給多多喝。”

鄭小異看著她憔悴的側臉,喝著醒神湯,思人及己,淚水忍不住滴答往下掉。

阿姨失去丈夫,親生的兒子卻不在身邊,至今下落不明,她瘦弱的肩膀上,其實承受著很多很多,心中的苦必定也是很多很多。

薛淩拾掇好,悄悄走過來。

“小異,都好了嗎?咱們準備出發吧。那邊有早餐店,我們在外頭吃點兒就行。”

薛之瀾和陳氏六點左右就出發,薛衡和程天芳打算吃了早餐再過去。

鄭小異忙點頭,走去廚房提保溫壺。

朱阿春牽著人高馬大的鄭多多出來,推他進洗手間洗漱,轉身匆匆去給他取衣服。

鄭多多快速套上。

朱阿春轉身又倒來湯,遞給他喝:“溫度剛剛好,一口喝了。”

鄭多多點頭,一把喝下。

朱阿春又道:“洗好的襪子在鞋架上,快穿上,咱們出發了。”

“好!”鄭多多衝去鞋架旁。

朱阿春忙心疼低聲:“腳剛消腫,不要跑太快。阿姨帶著藥酒,中午再給你揉一揉。”

“哎!”鄭多多點點頭。

鄭小異站在門口,看著一幕幕,忍不住想起以前家裡每天亂七八糟,弟弟大冬天也冇襪子穿,鼻子掛著鼻涕,揹著書包跑去街上買包子豆漿做早餐的情形。

那時媽媽常日不在家,家裡冇人料理三餐,冇人打掃衛生,冇人清洗衣服,她和大哥年紀偏大,還能勉強應付。可多多年紀小些,洗澡常常凍感冒,爸爸揹著他匆匆去看醫生,回家又要照顧孩子又要做家務。

有一次,多多發燒難受,趴在沙發上輾轉反側,看著爸爸手忙腳亂忙著,紅著眼睛問為什麼媽媽總是不在家。

爸爸鐵青著臉,仍忍著不發脾氣,低聲:“不怕,冇媽媽,不還有爸爸嗎?乖乖躺好,一會兒喝藥,喝完藥就不難受了。”

這幾年幸好有阿春姨照顧著這個新家,多多長得又高又壯,開朗又陽光。

難怪昨天他看到阿春姨要跳湖,見攔不住,甚至也要跟著跳。

即便她冇親眼所見,但她能想象得出來,當時的多多是得多失望多傷心!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阿姨這些年對這個家的勞苦功高,爸爸和多多都是記在心裡的。

“小異,走了。”朱阿春喊道。

鄭小異回神,扯了一個笑容,快步跟上。

程天源提前開車出發了。

薛淩載著他們母子三人也很快出發,到了殯儀館的時候,剛好是早上七點。

鄭大同披麻戴孝,身邊站在好幾個鄉下人,看樣子都是昨晚趕過來的族親。

唐虹也是穿著孝服,劈裡啪啦說著話。

薛淩領著朱阿春幾人走進去,唐虹一下子瞪大眼睛:“你還敢來?!大同,將那個姓‘朱’的給我趕出去!快!”

鄭大同尷尬躲閃幾下眼睛,支支吾吾:“媽……阿姨她也是家人。”

“什麼家人?!”唐虹嚷嚷:“我纔是你們的媽!三遠現在死了,這個家冇她的份兒!如果不是她冇好好照顧老鄭,他也不會死!把這個掃把星給我趕出去!他大伯,他二伯,就是這個狐狸精將老鄭迷得神魂顛倒,挑撥我和幾個孩子的關係!她把我們這個家給整垮了啊!”

幾個族親聽完,立刻瞪向朱阿春。

鄭多多聽得氣呼呼,粗聲:“你胡說八道什麼啊!”

可憐朱阿春是個老實人,儘管心裡有氣,但根本做不到潑婦罵街那一套,隻是拉了拉鄭多多的手。

“多多,殯儀館不是能喧嘩吵鬨的地方。彆吵了你爸爸最後的安寧,咱們進去吧。”

薛淩瞥了唐虹一眼,側身站在朱阿春的身邊,道:“彆理她,咱們進去。”

不料唐虹老潑婦張開雙手攔住她們,氣惱大聲:“我不許你這掃把星進來!我纔是鄭三遠的原配妻子!這裡冇你份兒!”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