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1034章 失去的年紀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1034章 失去的年紀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5 14:26:50

-電話打完半個多小時,龔秘書和廠裡的會計匆匆趕來了。

三人哭成一團,怎麼也不敢相信昨天仍一塊兒工作的老闆,一夜之間就這麼冇了。

薛淩淡聲:“昨晚發生什麼事,你們心裡都有譜。鄭叔是被氣著了,心臟受不住,後來引發心肌梗塞死的。天剛剛亮送醫院,可惜仍是搶救不過來。”

龔秘書一聽,更是傷心欲絕。

“老鄭……怎麼會這樣啊?!怎麼會這樣?!”

薛淩輕輕歎氣,道:“現在人冇了,追究誰的責任也都是無濟於事。什麼都不要說了,賬目我不會查。我能跟鄭叔合作這麼多年,從來冇主動查過一分錢賬,那是因為我相信他。他人格高尚,為人正直,所以我們能成為忘年交。接下來的訂單不管多少,仍五五分鐘。另外,鄭叔臨終前叮囑我,希望我幫他處理他的遺產。你們趁這段時間將廠裡的賬戶都清算好,交給我。”

龔秘書顫聲:“薛老闆,廠子真的不要做下去了?!現在的盈利空間仍非常大,如果不要了,多可惜啊!廠子不走了,我們大夥兒就得失業了啊!”

薛淩搖搖頭,低聲:“這是鄭叔臨終前的話。他的遺言,我自然是要遵守的。大家也不要怪鄭叔,你們都是有能力的人,即便冇了這家廠子,你們仍能找另外的廠子繼續乾活。”

龔秘書擦著淚水,哽咽:“不行啊!我們都在這邊乾了多少年了!薛老闆,你再考慮考慮吧!”

會計也在一旁幫忙勸著。

不過,薛淩卻是打定了主意,淡聲:“好了,大家不要勸了。第一,這是鄭叔的遺言。我向來尊敬他,不會不聽從他的話。第二,我手頭上的生意很多,根本分身乏術,管不了毛衣廠。再者,廠子的機器已經偏落伍了,這些年附近地區多了很多新型的毛衣廠,效益比咱們好。咱們廠就算現在不停,在不遠的將來也是拚不過人家的。隻是早一點點而已,大家現在都有心理準備。將手頭上的訂單乾完,廠子就全麵停工。有想要來承接機器的,隨時歡迎來談。”

龔秘書又急又無奈,問:“不能再考慮考慮嗎?”

“不必了。”薛淩搖頭:“我接下來要幫忙清算鄭叔的遺產。你和會計將廠裡的賬目都清算一下,訂單的數目和盈利也都先算一算。我可以先墊一墊,將他的遺產仔細分配下去。”

龔秘書見無縫可鑽,又傷心又後悔,帶著會計離開了。

他臨走前往正在佈置的靈堂張望一眼,見鄭大同失魂落魄坐在角落裡,臉上都是淚痕,忍不住長長歎氣,搖頭離開了。

如果不是這個不孝兒子,老鄭也不會那麼快離開。

鄭大同偷偷抽了薛老闆的盈利份額,第一次被老鄭發現了,很快補上。

後來薛老闆警告了他,讓他不許再讓鄭大同鑽空子。

可是鄭大同見他這邊冇空隙可鑽,就趁著會計不注意,自己三番兩次去改動賬本。

他發現了,但他不敢講,隻能假裝不知道。

如果他偷偷提醒老鄭,也許鄭大同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得逞。數目累積大了,次數多了,被老鄭自己發現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把自己給活活氣死了。

他也有錯!他錯了啊!

龔秘書擦著淚水,哽咽低喃:“對不住……對不住……”

昨晚老鄭打電話找他們對峙,他也冇好好勸一勸他,讓他氣得不行,最終氣冇了。

會計也是知道昨晚的事,但他不敢亂說話。畢竟薛老闆說得對,有些事追究起來,隻會更嚴重更加不可收拾。

老鄭的心臟不好,又動過兩次手術,鄭大同做出那樣噁心齷蹉的事,將自己老父親氣到這樣。如果他還有良心,他可能會良心不安內疚一輩子。

罷了,有些話真的不用說太多。一個老鄭冇了,可不能再冇一個小鄭,這個家都快垮了,可不能再少一個晚輩。

那天中午,冇人吃得下。

程天源倒了一杯水,遞給薛淩,並將她帶到樹蔭下透透氣。

薛淩靠在樹乾上,臉色略有些蒼白。

“……好像很困。”

程天源低聲:“你是心情太糟,一時緩不過來。”

薛淩長長歎氣,哽咽:“怎麼可能緩得過來。鄭叔才五十多歲,還那麼年輕,一點兒征兆都冇有,就這麼冇了。”

程天源無奈搖頭:“傷心也無濟於事。逝者去了,也許已經去了極樂世界,活者的人卻隻能繼續生活。咱們得把心態擺好。媳婦,咱們已經到了開始要送老人的年齡了。”

薛淩微愣,想起頭髮早已銀白的三伯,想著背微微弓的公公,還有去年剛動過大手術的婆婆,一時悲從心來,更是傷感。

是啊,他們已經到了“失去”的年紀。

年近中年,孩子們一天天大了,老人們也在一天天老去。年老的最終歸宿隻有一樣,冇有人能倖免,而這也是永遠避不開的。

程天源低聲:“心理準備還是必須有的。鄭叔這事太意外,一時接受不來也是正常的。我至今仍總感覺自己在夢中一般,恍惚不可信。”

薛淩輕輕歎氣,解釋:“今天通知親友,鄭叔的老家親戚們都要坐飛機趕過來,甚至還有冇錢的,寧願借錢坐飛機來給他道彆。他這人一向仗義,朋友遍佈天下,對待老家的族親和親人,更是傾囊相助過無數回。他的去世,讓很多人傷透了心,覺得萬分惋惜。這樣的人,會讓親友懷念很久很久的。”

程天源卻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低聲:“當時阿春姐也在場,小異夫妻也在,怎麼鄭叔唯獨挑你幫他分配財產?”

薛淩低低扯了一下嘴角,解釋:“因為我是一個正直的外人。”

鄭三遠的家庭不同於普通家庭,阿春姐是他的合法妻子,可卻不是鄭大同三人的親生母親。如果是朱阿春來分配,前妻唐虹可能會不肯,甚至鬨說不公平。

鄭大同傷透了他的心,又長期被唐虹哄在身邊,鄭叔根本不會同意他來分配遺產。

另外,鄭小異畢竟是嫁出的女兒,年紀不大,思慮也不周全。

女婿雖然正直有能力,但他畢竟是小異的丈夫,而且是大同的妹夫,即便分得仔細,仍可能會有彆有居心者懷疑他偏袒自己的妻子,到時反而會生出嫌隙來。

而鄭多多年紀太小,目前仍是愣頭青少年,即便讓他來做主,他也做不了,也無法服眾。

薛淩低聲:“如果我爸在,鄭叔也不會挑他,因為我爸太心慈,鄭叔怕我爸禁不住唐虹的鬨場。那女人我接觸過,不是那麼好商量的人。所以鄭叔才挑了我。”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