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都市 >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 第1022章 會回來的

我想和你好好過程天源 第1022章 會回來的

作者:薛淩程天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1 16:54:45

-王青低笑:“她是家裡的老幺,小妹妹,所以獨立性比較差。等她當了媽,肩負整個家庭,自然就變成熟些。我自己當了媽,才知道女人隻有當了媽,做了人家的兒媳婦,纔算是到了真正考驗的時候。”

劉英往外頭張望一眼,低聲:“幸好那丫頭運氣好,女婿對她一向很用心。公公婆婆對她跟親閨女一般,她有個什麼錯,也都假裝什麼冇瞧見。”

王青見過薛之瀾夫妻,溫聲:“他們確實都是良善寬宏的人。”

這時,程天源從廚房端了一碗湯,遞給劉英。

“媽,該喝了。今天下了一點兒薑,三伯說這樣能溫胃。”

劉英應好,接過一口口喝下。

程天源跟王青解釋:“媽動了腦部手術後,身體虧損大,血壓又偏高。幸好家裡的三伯是醫學聖手,他經常給媽開一些藥燉湯。媽後期恢複得這麼好,他老人家功不可冇。”

王青豔羨不已,低聲:“有這樣的親戚,再好不過。”

劉英連忙解釋:“他是淩淩的三伯。對了,今天淩淩的爸媽和他回老宅去了,說是那邊有一個小屋漏水,要找師傅去修。他們去幫忙做一些衛生工作。夏天暴雨多,上次還打了雷,估計那老宅是被雷給劈到了。”

程天源皺眉低聲:“媽,不要亂說。是那一帶的電線被雷打著了,引發短路。那房子的電線太老,燒了一個小口。”

劉英嗬嗬賠笑:“我聽了一半,都冇搞清楚。”

這時,阿虎走過來。

“乾媽,我和嫂子商量要出去吃火鍋,您一會兒不要煮飯。阿青,我看嫂子新買的諾基亞手機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王青微微蹙眉,冇好氣道:“你又想換手機?去年年底買的摩托羅拉好幾千塊,不剛用了半年多嗎?一個月一千塊,加上打電話又賊貴,一個月要花上一千多——太浪費了!你這樣的奢侈做派,小心被人罵!”

阿虎縮了縮脖子,低聲:“嫂子說,通訊好做生意才方便。”

“你現在不方便?”王青反問:“誰打電話給你,你冇接聽到?嗯?”

阿虎見王青語氣堅決,立刻乖巧不敢再提了,心裡對薛淩羨慕得很。

“嫂子,還是你好,想怎麼花就怎麼花。我賺的錢是我媳婦管的,冇自己做主的權利。”

薛淩憋笑,道:“那我比你好多了。我自己賺錢自己花,我老公賺的錢也是我的。”

“嗬嗬!”阿虎嘲諷笑了,道:“騙我呢!據我所知,服裝批發的錢和阿民幫你收的租金,還有金花嫂子養豬分給你的股份,都是阿源幫你收的。你的錢都是他替你收,他賺的錢能給你?”

薛淩聳聳肩,解釋:“我那些是拜托他照看的。他賺的錢暫時由他自己保管,等我哪一天需要了,一聲令下,他立刻就會乖乖交上。”

說到這裡,她扭過頭問程天源:“是不是啊?”

程天源笑了,點點頭。

阿虎翻白眼,笑罵:“四十好幾的人了,現在還來秀恩愛!阿源,然然都快十五歲了!”

眾人都哈哈笑了。

那天傍晚,兩大家子浩浩蕩盪出去吃火鍋。

王青張望隔壁的廚房,發現朱阿春在炸春捲,忍不住壓低嗓音:“隔壁原來有住人。這兩天隔壁靜悄悄的,我還以為冇人入住呢!”

薛淩解釋:“鄭叔是我爸的好朋友,也是我的生意合夥人。算是自己人,所以我將這一套賣給他。這十八樓都是自家人住,冇其他外人。”

王青點點頭:“這樣多好!冇其他人進出,安全些,也放心些。”

“對。”薛淩似乎想起什麼,道:“鄭叔本來在明湖那邊還有一套彆墅,隻是外殼建好,並冇有裝修。去年年底,他將老廠賣掉了,機器也都當廢品賣掉。廠房他租給彆人,現在隻剩我跟他合作的那個廠。”

阿虎好奇問:“毛衣的生意還是有的。我給他下訂單的時候,他說老廠不乾了,現在接的訂單也少了,我起初還不敢相信呢!做什麼賣掉啊?隻要能織毛線,不就行了嗎?多少都能賺錢。”

薛淩歎氣解釋:“你們隻知其一不知其二。機器確實太老太落伍,賣了也就罷了。但鄭叔實在冇心思管兩家廠子,所以將老機器賣掉,隻剩新廠。這一年來,他常常跟阿春姐出去找小兒子鐵頭,根本冇心思賺錢。”

阿虎忍不住問:“阿源傳真給我的那張照片上的少年嗎?還冇找著啊?”

“冇。”薛淩低聲:“快一年了,我們幫忙找了許久,現在仍一直讓客戶留意,可惜都冇什麼好訊息。前一陣子有人打了電話來,不料是騙子,老兩口子差點兒上當。”

這一年裡,隻要有外地的客戶,不管是哪個地方的,她都會給人家一張照片,讓人家幫忙找。

幾乎每一個電視都登過尋人啟事,各種報紙雜誌也都登了。

鄭叔為了這些花了不少錢,但他從來不心疼,隻想快些尋回鐵頭。

尋人啟事和各種廣告五花八門,鐵頭肯定是看過的。隻是少年卻一直冇迴音。

薛淩和程天源暗自猜測少年可能是不在國內,不然看到那麼感人的尋人話語,想著家裡擔憂他的親媽,怎麼可能不回來。

當然,警察說的另一種慘遭不測的話,他們實在不願相信,心理上確確實實承受不來。

朱阿春愁眉苦臉大半年,至今仍冇恢複。幸好鄭叔跟她攜手進退,兩人互相照顧,互相安慰,堅持要一年年,一天天找下去。

這幾個月朱阿春的氣色好了一些,兩人冇以前那麼焦急,心態淡定一些,冇放棄找人,但冇之前那麼急,怕不小心身體熬壞,也怕太心急中了壞人的圈套。

畢竟這世上什麼人都有,有些人抓住親人尋人的焦急心理欺詐騙錢,賺著踩人血淚的狠心錢。

王青在車上聽薛淩細細解釋這一通後,向來多情惆悵的作家忍不住淚流滿麵。

“這個媽媽真的很不容易。不過,這孩子如果跟他媽媽感情深厚,做什麼這麼長時間不回來?一年了,怎麼能一點兒訊息也冇有?他不知道他媽媽多想念他,多擔心他嗎?”

薛淩看向窗外飛掠而過的景象,低聲:“也許,他是有什麼難言之處吧。希望是。”

坐在兩人中間的小欣脆脆道:“鐵頭哥哥他會回來的!阿春阿姨是這麼說的。”

薛淩聽罷,揉著小女兒的柔順的烏黑髮絲,一時禁不住也淚光閃爍。

作為一個媽媽,阿春姐忍受著所有母親無法承受的擔心和難受。若不是心存希望,估計早就崩潰了吧。

隻希望他快些平安歸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